《乡野情事》

王淑兰用手指点了下陈雨的额头,小声笑道:“臭丫头,一点也不害臊!”

“噗!”

陈松林险些喷出鼻血来。当陈雨侧过身子的时候,她和婶子面对面的站着,两人相形益彰。她们两人一高一矮,一个丰满一个瘦弱。尤其是婶子那一对丰满,更是和陈雨的小咪.咪形成鲜明的对比。

真气运转,凝聚在双眼之中。目力顿时成倍的增加。

这一刻,陈松林是看得一清二楚,下身的耸动他也顾不得了。挺拔的异常难受。婶子紫红色的葡萄,堂妹小雨粉红色的两颗,完全不同的色彩。

陈松林万万没想到的是婶子那一对丰满的奶.子,她36岁的年纪了,居然还没有丝毫下垂的征兆,比起小雨的小奶.子来,婶子的更加美艳动人,更加动人心魄,让人魂牵梦萦。

“呼呼!”

陈松林大口的吸气,呼气。

“咕咕!”

陈松林口干舌燥,舌头舔舔嘴唇后,再咽一口口水。婶子在农村生活惯了,不喜欢用沐浴露,她拿着香皂在白嫩的身子上涂抹着。

皎洁的月光洒在院子里,和婶子的胴.体交相辉映。

“哗啦!”

陈雨搬起水桶,将剩余不多的水从身上淋了下去。

陈雨笑嘻嘻的说:“妈,我洗好了哦。”

陈松林右手捂着自己的心口,轻轻地呼出口气,左手探入裤衩里面将小兄弟扶正,弯曲在那的姿势着实难受。

有的看,谁不看谁是王八蛋!

王淑兰看着陈雨,点点头,温柔地说道:“把身上擦干净了,穿好衣服再进去,知道吗?”

“知道啦!”陈雨撇撇嘴,“有什么关系的,里面那是哥哥,又不是外人。”

王淑兰笑着摇头:“臭丫头!又胡说八道了!”

陈雨咯咯直笑:“嘿嘿,我听陆倩说小时候哥哥还给我把过尿呢!”

王淑兰的脸色顿时冷了下去,嗔怪道:“你个丫头怎么这么不知羞?姑娘家家的,是什么话都能说的吗?以后少跟那个陆倩来往,看看现在都把你带成什么样子了!”

“好啦,好啦,我先进去了,热死了!”

陈雨做个鬼脸,立马穿上内裤,套上连衣裙朝堂屋奔去。她到了门口的时候,陈松林已经回到床边上坐下来,一双眼紧紧盯着电视机,生怕被人瞧出什么来。

陈雨慢慢打开房门,探头探脑地朝里面瞄了瞄,当她走进来的时候,只听她坏笑道:“哥,你没偷看吧?”

陈松林的心情还在刚刚的紧张当中,心里痒痒的,好似被猴子挠着一样。听到陈雨的一番话,他整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没,没……”陈松林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急忙打着哈哈,笑道:“哈哈,就算是看,天那么黑也看不到啊!”

陈雨朝窗户那看看,看不见外面任何东西,就连月亮都看不到。人的视线就是这样,在光亮的地方看黑的地方,永远都看不清,但是你若是站在黑暗处看光亮地,那就非常清晰了。有些人在黑暗的地方办坏事,却总是担心被人看见,其实根本看不到什么,只是他们做贼心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