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刘欣怡进来后,靠在了木板墙壁上,就站在杨羽的左边,但是根书却看不到老婆。

杨羽边聊天边伸手牵住了刘欣怡的手,两个人趁根书不注意时默默地看一眼,那眼里满是情。

刘欣怡拿过杨羽的手,在他的掌心写了两个字:想你。

那眼神满满的爱意。

两个人相识很短,甚至都没有什么恋爱,但是这世间很多冥冥之中注定的,刹那之间就是永恒。

杨羽伸出手在刘欣怡的脸颊上抚,摸着,刘欣怡主动拿过他的手指,放在嘴里吸匀了起来。

杨羽靠在窗户的最左边,手被遮掩,根书也根本不会怀疑什么。

杨羽的手指碰触到刘欣怡的舌,头,软软的,湿滑滑的,就好像捏着一条蛇一样。

杨羽?根书见杨羽一直往侧面看,不知道他在看什么,那房间里都是杂物有什么好看的。

啊?杨羽急忙转过头来,手指被刘欣怡舔得发痒,这刘欣怡的舌,头还真是软,让人都痒到心坎里去了:根叔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小姨那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这么说,你可别介意,幸好啊,三个女儿都像你小姨,不然,我这么说,你可别介意。根书聊道。

一个大男人没想到也这么八卦。

我小姨是漂亮。杨羽感慨道,现在脑海里还是那晚和小姨睡,软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坨子的大奶。

杨羽又侧头看了看刘欣怡,又不方便说话,见她吸个手指都得那么妩媚妖娆,心都化了。

刘欣怡那对杨羽是真情真意啊,自己新婚夜把第一次给了他,心里那是天天惦记着这个进入自己体内的男人。

这时,杨羽微笑着指了指自己的下面裤,裆,坏笑着。

刘欣怡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摇摇头,还一脸的嫌弃,很轻的说了一句:不要。

不管她要不要,杨羽已经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到膝盖位置,那根黑粗大就弹了出来。

这个好吃。杨羽指着自己的黑粗大坏笑道。

这也算是两人之间的打情骂俏吧。

刘欣怡看着杨羽,没有丝毫的生气,还是摇摇头,又看了看那根大东西,她很疑惑,那么大,能塞得进嘴里吗?

杨羽见根书正在专注的挖淤泥,便大胆伸手拉过刘欣怡。

刘欣怡一看老公就在外面,急忙蹲了下来,以免老公看见自己。

刘欣怡在杨羽跟前一蹲,靠着木板墙,那根黑粗大正好顶在了她的嘴巴前。

杨羽借势对准刘欣怡的嘴巴往前一顶,整根黑粗大就全部淹没入了刘欣怡姐的嘴里,直接顶在了她的喉咙里。

雌性生物对雄性生物的那个大器官有着特别的吸引力,就好像物种为了繁殖而留下的生物诱惑的本能**。

刘欣怡被这根大家伙塞进去,塞满嘴的时候,哪怕是第一次吃,但给他的感觉还是无限的吸引力,一种特有的诱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