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张阳,又是杨羽一个恨的人,穿越前,这小子就跑了,被通缉,一直没被抓到,没想到,蛊婆给自己和他交代了这么一个任务。

两人现在就朝北边山上而去。

阳哥,我们现在去哪呢?杨羽没法跟他解释自己对你这个地痞是有仇的,只能先表面着相处。

红杏村。张阳吊儿郎当的,含着一根狗尾巴草,得意洋洋的吹着口哨,那样子确实就是一个地痞样。

为啥去那?杨羽不解。

你那晚遇到的那个女鬼啊,那坟墓我去看过了,那个地理位置附近就三个村庄的人可能埋在那里,浴女村,梨花村,红杏村。浴女村的女人啊,我们都认识,那女人我们不认识,所以肯定不是我们村的,红杏村近,所以那个女鬼出自红杏村的概率极大,我们要搞定那个女鬼,就得找出她是怎么死的,怎么冤死的。张阳解释道,这一段逻辑小推理还挺精彩。

红杏村这村子杨羽是化成灰都记得,这一带,最出名的骚村。

那里的女人,各个都是发情的母,狗,不管是村妇,连那些十五六岁的少女,都饥渴的跟小母,狗一样。

那村子,春色不要太好。

这一点,杨羽是知道的。

见杨羽那想入非非的样子,张阳拍了拍他的肩膀,猥琐的笑道:怎么,你也听说过这红杏村的名头?那可是远近闻名的骚村啊,我阳哥带你这小伙子去开开眼,吃吃浑,哈哈。

杨羽一脸黑线,这一趟,还能吃上浑啊,敢情也不错。

阳哥,那为啥这红杏村的娘们各个都给母,狗似得?杨羽不解道。

这时,已经可以看见那红杏村那山腰上的那一片红杏林了。

张阳指了指那片红杏林,说道:问题就出在这片红杏上。

怎么说?杨羽很好奇。

我也只是听得传闻而已,不知真假。张阳还卖了个关子,道:传闻这些红杏,会散发诡异的气味,这气味女人闻了会发情。

天生的春,药啊?厉害。杨羽赞许道,看来这红杏比自己后山采摘的助情草还厉害?

那村里的男人可就有福了。杨羽羡慕死了。

有福啥啊,谁受得了女人天天折腾,那些年轻小伙子都吓跑了,连老头子都不放过,而且最要命的还不只是这点。张阳对这红杏村的了解还得深入呢。

还有什么?

自从这片红杏散发发情气味以后,这村的女人,生女娃的概率远远大于男娃,现在这村里,跟女儿国似得,那些女娃啊,找个男朋友还要去外村找,又没男人满足生理需求,怪痛苦的,我们去了,可要小心一点,那村,可不是桃花村,那是桃花劫啊,哥哥我先给你打针预防针,别被那些女人吸干在那里,我可控制不住你哈。张阳也是气血方刚的小伙子,对自己的定力还挺自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