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你眼花了吧?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啊。杨羽确实没有看见什么白裙女子。

这时,出租车突然停了。

师傅怎么了?杨羽问。

透过后视镜,杨羽看见那司机的眼睛充,血,面色狰狞,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只能送你们到这了。司机说完,就下了逐客令。

杨羽也没办法,付了钱,下了车,那司机马上掉头扬长而去,消失在大雾的马路中。

没有了出租车的灯,这条马路一片黑了下来,只剩下远方市中心照过来的蓝色微光。

李亚男吓得挤了挤杨羽的身子,双手急忙抱住了他的胳膊,轻声道:这地方太,太阴森了。

是的,两边大雾,能进度几十米,没有路灯,一片蓝色的夜,还微微吹着冷风。

那冷风不太一样,直直的往人的脖子里钻,毛骨悚然。

往前走吧,应该还有几百米。杨羽说着,就开始走夜路。

李亚男跟在后面,不敢东看西看,紧跟着杨羽。

那出租房司机拼命的往前开,可是能进度太低,他疲惫的擦了擦眼睛,突然,嘭的一声,他撞到了什么东西。

司机吓了一跳,急踩刹车,往前看了一眼,心道:又撞人了?

司机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想起一年前,也是这条路上,他似乎也撞到了人。

司机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去检查,可是车前什么都没有。

奇怪。司机嘀咕着,便蹲了下来,准备检查车底下。

司机一点点的俯身下去,往车子底下看去。

他看见了一个女人,穿着白色裙子,长发,趴在地上,而她的眼睛睁着,正朝司机瞧过来。

啊!司机当场被吓得往后翻了两个跟头。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他不是因为撞了人而害怕,而是,而是那只眼睛,那张脸,那不就是一年前那个被自己撞死的女人吗?

司机简直不敢相信,恐惧席卷全身,瞳孔收缩,他记得当时他又故意碾压了一次,确认她死了,才拖着尸体扔到了附近草丛的下水沟里的。

司机擦了擦额头的汗,往前爬了两步,他想再次确认一下。

司机再次把头往车子底下看,但这一次,他什么都没有看见。

司机急忙爬了起来,上了车,准备赶紧离开。正当他关上门,去发动车子的时候,他透过后视镜,突然瞄见后座上坐着一个女人。

还没等司机反应过来,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条细细的钢丝,当即缠住了司机的脖子。

司机急忙双手去扯钢丝,想把钢丝拉开,但是那钢丝的力道远远比他的力气大。司机整个脖子被钢丝勒紧在座位上,钢丝侵入到了血肉里。

司机意识到不对劲,求生的本能让他拼命的去钩那钢丝,但那钢丝入肉,怎么也扯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