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苏琪学姐要给自己介绍少妇那杨羽可乐意了,少妇的味道那是相当不错的,只是最近实在是太忙了。

杨羽本想把画像交给李亚男,说道:你数据库里查查看看能不能通过脸谱识别技术找到相似的人。

脸谱识别技术?李亚男一愣一愣的。

杨羽才反应过来,这技术到2018年都不成熟都没商业化,公安局连计算机和数据库都没普及呢,又只好把画像拿回来。

这温舟市的治安很差啊,尤其是这一带的那个虎爷,听说他犯了不少事,你们不管管?杨羽故意说道。

你说扫黑啊?上面没行动啊,我也不知道,可能上面有人吧。李亚男显然也不太懂这里面的行情。

那也不能一直这样乱下去,你去问问你们领导,这群人是该扫了,这是应该做的事。杨羽还是想从李亚男这里先看看上面领导的态度。

我哪能管得着啊,领导总有领导的安排。李亚男还是挺有情商的,她也知道这种事不能问领导。

那你查得怎么样了?杨羽开始问正事。

李亚男拿了凳子,坐在了饭店门口的大街上,别看她实习生,但是警校科班出身啊,总有点懂的皮毛。

我查了潘郡,没有什么前科,很朴实的老实人,隔壁邻居都是这么说的。至于潘彩儿的母亲,那场葬礼也很多人参加了,我还找到了抬棺匠,确认尸体被放进去了,肯方死了,不会错。我去墓地查过,没错。李亚男逻辑还是很清晰,调查得有理有据。

那个时候,火花在城市里已经推行,但在郊区的还是很多土葬。

杨羽陷入了沉思,那肯定可能是潘彩儿眼花了?

还有更有趣的事,潘彩儿去看过精神病科,这精神病会遗传的,听说潘彩儿的母亲在潘彩儿这个年纪就已经发病了,症状和潘彩儿现在一样,幻听出现幻觉。李亚男继续解释道。

这么说几乎可以肯定潘彩儿出现了幻觉症状。杨羽给下了一个定论,目前的调查确实如此。

不过李亚男疑惑不解的是,这个杨羽查这些事干嘛?又不是刑事案件又没民事纠纷,怎么还查起鬼神来了呢?不过局长既然吩咐了,她也只能照办。

但是杨羽知道,潘彩儿没有精神病,未来说明了一切,但她又是怎么和那些天使扯上关系的?她又是怎么长出那对翅膀的?

她到底是怎么蜕化的?

这些留给杨羽的都是谜。

想要验证潘彩儿是否是说谎还是幻觉,只有一个验证方式。杨羽突然说道。

什么方式?李亚男问。

开棺。杨羽很淡定的说道。

啊?你疯了啊。李亚男诧异的看着杨羽:什么潘彩儿有病,我看你才有病吧。

李亚男更不明白了:你为什么一定要弄清这事呢?她影响你上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