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杨怡最近很郁闷,她是一个很早熟的女生,父母说她小时候吃了含过量的激素鸡肉,导致提前发育迅猛。

杨怡记得很清楚,自己十岁就来了例假,十一岁下面就长出茂盛的比毛了,更别提那对大奶,子了。

小学时就经常看见爸妈**比,也不忌讳女儿,所以杨怡很小就知道男女的事了。

初一时,爸爸找了个小三,和妈妈离婚,杨怡跟了妈妈。

初二时,妈妈改嫁,一个四十多岁的继父。继父是个斯文败类,表面对母女都很好,只到有一次,偷看女儿洗澡,发现这个干女儿发育得那么成熟就起了歹心。

杨怡清楚的记得那晚发生的事,妈妈出差了,自己和继父一个人在家里。

洗澡时,她发现继父偷看她,急忙穿了衣服回了房间。

但是那一晚还是没有逃过继父的魔爪,半夜,继父溜入了自己的房间,爬上了她的床。

当场按住杨怡,脱了她的裤子,然后用嘴去舔女儿的比。

那时的杨怡早就有性,欲,第一次被老男人如此吃那里,根本就不是继父的对手。

继父的嘴在她的比上舔得满是口水,杨怡百般反抗,但力量太弱小,而让她更加尴尬和难为情的事,她竟然哗啦啦的湿了。

杨怡还记得当时自己多尴尬,和继父诧异的表情。

继父的双手在她的奶,子上拼命揉着,舌,头在她的比上疯狂吃着。

以杨怡当时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觉,她瞬间身体就投降了,软瘫下来,也不反抗了,嘴上还嗯嗯的呻吟。

继父掏出自己的黑家伙,然后就扑到了杨怡的身上。

杨怡竟然主动把腿张开了,迎合了继父。

那晚以后,每当妈妈不在,继父就要**她,**她的次数比**她妈还多。

有时候继父去接她放学,路上拉去小弄就**了。有时候妈妈提前出门去上班,继父就马上跑她房间**她。

杨怡就是天生的早熟,性,欲强,加上继父的调教,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

杨羽打量着眼前的学姐杨怡,穿着吊带睡裙,不对,是情趣内衣。

除了三,角地带的一块布,其他地方全是半透明的,里面的奶,子都若隐若现。

杨怡单从五官来讲,不是很精致完美,甚至有些别扭,脸上的皮肤也不是很好,比起苏琪学姐,那还是有些差距。

但是,杨怡是一个很会打扮的女人,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她一打扮,骨子里那种妖娆妩媚,将她女人味表现的淋漓尽致。

比起漂亮的苏琪学姐,杨怡反而要受男生欢迎很多。

当然了,所有人都只是把她作为肉便器而已,杨怡说过一句很女权主意的经典语录:凭什么不是男人是我的肉便器?

杨怡认为她是在玩男人,事实上她也做到了,那些男人哪个不是被她玩得团团转。但因为苏琪的事,他们都知道苏琪得了性病,以为是杨怡这传的,所以最近这两周,原来的那些男生全吓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