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标准的套房。

杨羽各个房间的查看,窗户全部被反锁,全部被拉上了窗帘,到处都是血液。杨羽可以想象的出,那人咬断对方脖子时,鲜血喷溅,拼命挣扎的场景,当时,可是一家三口的,这简直就是屠杀,就像母猪上了屠宰场一样。

门也被反锁了吗?杨羽问道。

是的。门是我们撞开的。一名警员说道。

又是一个密室啊。高飞说道。

都查过?没有暗道或者凶手也许还藏在这屋子里。杨羽说了一种可能性。

我们衣柜,床底,书房都查过了,没有暗道,能藏人的地方也都查过了,没有。负责现场的警员回答道。

杨羽想了想,说道:会不会是你们开门时,趁不注意,凶手混出去了。

对于这个问题,那名警员显然有些不高兴,淡淡的说道:我们门口都有同事守着,如果陌生人出去,肯定知道的。

杨羽想想也是,凶手这么残忍,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耐性,何必废脑子造个密室出来呢?

跟上起一样,密不透风的密室,压根没有任何出去的可能性,这凶手到底是怎么出去的呢?高飞一头莫展。

看来,只剩下一种可能了,凶手出去后,通过机关绳索把门窗反锁掉。杨羽说道。

高飞摇摇头,他破案这么多年,没遇到过这种事,心想:你是名侦探柯南看多了吧,现实和动漫还是不一样的。

高警探,我建议窗外全部查看一遍,看看有没留下痕迹。杨羽说道。

可是现在是晚上,肯定没法查看了,只能是明早。杨羽的这个建议高飞还是点了点头,因为自己也没什么好主意。接着,杨羽进了卫生间,发现浴室里有很多血迹。

奇怪,为什么这里都有血?杨羽思索着,一个想法冒了出来:凶手在这里洗了澡才离去的?如此可见,凶手极其的镇定冷静。

杨羽打量了下卫生间,只有一扇小窗户是开着的,这扇小窗户也就一个人头那么大,别说大人了,连小孩子都不可能穿过去,所以这个发现,没任何用处。

现场查看的差不多后,杨羽和高飞就出去问人了,把现场交给了法医和善后队伍。

大门紧锁,窗户也都关着,你怎么知道里面死了人?高飞把报警的人叫了过来,问道。

我当然不知道里面死了人。我是雅姐的邻居,每天早上约好一起送孩子上学的,今早按门铃没反应,打电话也没反应,然后我想起昨晚好像听见些尖叫声,然后我就报警了。那报警的大姐说道。

这跟第一批来这里的警察的口供一致,当时警察也敲了很多门,都没反应,然后就从楼下的阳台绳索掉下来,才发生出大事了,然后才敲碎了玻璃,把门打开,第一时间封锁了现场。

他们平时有没可能得罪人?有没仇人?高飞的这个问题也是例行公事的询问,像这种情节如此恶劣的行为,仇杀的可能性最大,但是仇杀也不可能连环,除非能从两起案子的受害者身上找到共同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