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金蚕毒咒是西域蛊毒金蚕蛊和东南亚降头巫术结合的一种巫术。降头术方便操控,有潜伏期,激活源不明,而蛊毒危害大,蛊难解,将两者的优点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真是恶毒的巫术。

谁的心那么恶毒?

杨羽怎么也想不通。

梨花村很快就到了,半年前为了阻止表姐的婚事,来过一次,做了回临时演员,如果因为此事埋下了祸根,杨羽也就认了,至少心爱的表姐没有嫁给这种傻子。

夏天,梨子已经结出小果实,有土豆那么大了。梨花村漫山遍野的绿梨子,一些旅客都会爬上去摘几个解渴,可现在杨羽却没有这心思,虽然烈日又渐渐升起来了。

入了梨花村,一股浓浓的封建迷信味。

这里是佛教信仰最多的村,村里佛殿就有四座,一座很大,三座是祠堂,每年的清明,过年,拜祖,祭奠都是相当的热闹,鞭炮更是不止息。都说生意人迷信,但似乎迷信造就了更多的生意人。

梨花村更是造就了这一带最富裕的村庄,新别墅一座座建立起来,已经在走向新农村。

傻二狗家的府邸又做了翻新,而家族生意也越做越大,甚至有机械化的趋势。府邸外的那棵梧桐树,相当的茂盛,是一株吉树。府邸两侧挂着红对联,很是吉祥如意。

杨羽敲了敲门,来开门的还是上次那个仆人,像笨二狗这样的孩子,家里确实需要个仆人来伺候着,不然走丢了都不知道。

你们有什么事吗?那女仆问道。

哦,我们是隔壁村的,听说二狗家的紫檀木椅做功很好,所以我们想看看,能否买两把回去。杨羽微笑着说道。和李若兰一起,假装是来买家具的。女仆一听,急忙把两人请了进屋。

杨羽和李若兰打量着客厅的一切,这客厅很老式,类似大宅门,四合院里的那种。中间墙壁里还内嵌了个关公,这个关公上次还特意拿来调侃过。

农村人起得早,所以二狗爹见有人这么早来买家具也一点都不好奇。

听说你们是来买紫檀木椅的?二狗爹远远就喊着了,生意人就是最关心生意,但也不忘了招呼,对女仆说道:小凤,快上茶。

我们是慕名而来啊,家里正缺椅子。杨羽笑着说道。

哈哈,听说你们是隔壁浴女村的?不会是来偷师的吧?哈哈。傻二狗这话说的真有点意思。

翁姥爷这玩笑开的有趣,我们村都是笨人,拿有翁姥爷这只巧手啊。杨羽说话也不含糊,很成熟稳重,不像个二十一岁的小伙子。

奇怪,我怎么听你语气这么熟呢,我们是不是见过啊?翁姥爷突然说道,这生意对记人很在行,这语气他听了还是觉得有点熟。

杨羽和李若兰心里同时一惊,都转头瞧了眼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