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诡异的事是在北山山顶,从路过的水库的开始。

这个水库不仅活沉过周落雁,还淹死过不知多少村民,这一带,也是孤魂野鬼最多的,而周落雁是其中怨气最重的野鬼。

一股阴风袭来,本是炎热夏季,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

突然,两个背尸人同时感觉到脚步突然变沉了,然后身上背的不是尸体,而是一座大山。

什么回事?队伍突然停了,灵媒急忙上前问道。

鬼…鬼压床。说完,两个背尸人几乎都被压了下来,跪到了地上,死死撑着,额头已是大汗淋漓。

别让尸体触地。灵媒当即大喊起来。

几个人急忙跑上前去,扶住了背尸人。

鬼打墙杨羽遇到过好几次,可这鬼压床不是睡着了才会有吗?这大活人背尸也会遇到这种事?杨羽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灵媒起身,急忙观察四周,顿时连他也诧异万分,脸色苍白,这灵媒不是谁都可以当的,首先必须是童子之身,一旦跟女阴联通,就破了阳气,与阴气浑浊,你就无法区分阴气的真正来源,是女人还是鬼。

所以灵媒对阴气有着敏感,种类,强弱,分布等等会通过一种特殊的‘感觉’来感知。这种感觉就像婴儿对未知危险的本能害怕一样,比如婴儿坐车会哭,站在高度会头晕一样,都是生物对危险本能的一种表现。

而尸体触地会直接跟阴气相连,鬼就会很容易上身,这也是鬼压床的重要原因,如果你哪天遇到鬼压床了,肯定是你的脚底板碰到不该碰的东西了。

我选的可是大吉日啊。怎么会这样?沐云帆急忙上前询问此事。

阴风冷飕飕,平静的水库似乎微波粼粼起来。

杨羽顿感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从自己的脚底板一直往上钻,这往上钻的似乎不是冷风,而是一个女人。

明天才是大吉日,但今天是大忌日,尤其是忌婚忌葬,我们一犯就犯了两忌。灵媒算了算黄历,又看了看时间,正是11点44分。

可这时,似乎一切都晚了,众人一起抗着尸体都没用,那尸体沉如石,脚板已经触了地,顿时,所有人被弹了开来。

糟糕!灵媒大喊,从身上找出两张符,朝两具尸体的额头贴去。沐小帆的干尸放了太久,阳气早已经被大自然吸收,被同化的差不多了,这鬼难上身。但这女尸就不同了,死了没几天,众人又老围着她,她身上还有不少的阳气,这鬼对阳气非常饥渴,正当灵媒去贴符时。

那女尸突然瞪开了眼睛。

杨羽这时才看见这具恐怖的女尸。女尸浮肿,皮肤已经发绿,天太热,肉已经开始腐烂,有绿色的尸毒从嘴中不断的涌出来,而眼睛,耳朵在刚才的背尸过程中,不断的还有血流出来。

这模样不经让杨羽想到了世界禁片《下水道的美人鱼》里的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