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农村有太多的民俗,吃喝玩乐,形形色色,千姿百态,但是对信仰,祭拜,婚姻,入葬这几个方面的民俗是所有风俗中最严肃也是最讲究的。

比如赵海提到的鬼祭,农村‘脏东西’太多,为了保平安,经常会举行拜鬼的仪式。农村有很多说法,比如夜晚,不能穿红衣服,穿红鞋;夜晚,妇女不能单独抱婴儿出门;夜晚,遇到猫要躲,遇到哭的女人要躲;夜晚,走夜路不要东张西望,看见东西都当没看见;这些说法都是农村千百年的实践经验之谈,不得不听,不然,会引来鬼。

而‘冥婚’又是民俗里最恶俗,最恐怖,最封建迷信的一种习俗,虽然很多地方都废了,但是在老一辈子的人里,或多或少,还是留了点根。

浴女村的冥婚有它自己的特色,杨羽也听老人闲谈时说过几句,那是恐怖至极,它是惹鬼上门的愚蠢行为。

虽然杨羽还跟着人去盗过明叔的墓,在坟墓棺材里见过干尸,那晚把杨羽也吓个不轻,在三个女人面前那是强忍着的,其实,推棺材时,都快吓尿了。

可这冥婚可盗墓盗尸恐怖太多了,原因有几点:

一,招魂,常用魂幡,剪纸,咒符等,招魂术各国都有,韩国的笔仙,泰国的降头术和西域的蛊术里也都有招魂的方法。

二,妆扮,人怕鬼,但鬼也怕人,但此怕非彼怕,要完成冥婚所有接触人都要妆扮成纸人。

三,仪式,仪式复杂,还要在晚上,弄得跟真人一样,拍照,拜祭,入洞房。

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可能是恶鬼缠身,鬼迷心窍啊。这冥婚是一道非常严谨的数学题啊,而沐云帆那老头子脑子真被门夹了,竟然要搞这么危险的民俗,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赵主任你再打听打听,女方是什么情况,然后晚上我们一起去趟沐家,看能否说服这固执的老头子。杨羽谨慎的说道。

赵海应了一声走后,杨羽还在寻思着,件件都是棘手的手,等出了办公室,发现楼道里李若蓉正站那里,好像在等自己一般。

蓉姐,还没回去啊。杨羽微笑着问道,便走了过去。

李若蓉是村里的妇女代表,文艺和宣传部的主任,同时更是本村公认的性感女神,无论气质性格还是外貌身材那都是一流的女神范。

但这个性感女神已经被杨羽干了一次了,干得真心爽,那个味道,让杨羽永生难忘。

你就这么叫我吗?李若蓉一脸诱惑,那神态那姿势真是绝了。

村委很冷清,本来就没几个人值班,何况天色已是黄昏。

杨羽听了这话,只能装傻笑,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心想:难道喊宝贝?这叫若水还好,人家本来就乖巧,你蓉姐是女神啊,气场又足,喊宝贝总感觉不合适,而且,还不是女朋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