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女人竟是何员外的千金何诗言。

刚才从背影看,确实跟苏小小像极了。何诗言是新婚少妇,精神又有点不正常,说实话,杨羽不是很想见到她,跟精神有问题的女人还是不要扯上关系的好。

你在等我?杨羽表面还是很绅士的问道。

嗯。何诗言轻轻的嗯了一声。杨羽发现她的脸色有些沧桑,但是何诗言有双美丽的眼睛,眼睛里透露着悲哀和痛苦,好像在这个尘世间挣扎,反抗,期待,失望,绝望,悲痛过一样。

就是这双眼睛,那瞬间让杨羽的脑海里闪现了王祖贤的聂小倩。

但是,何诗言的命运,似乎更像另一个女人:林黛玉。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

我想请你帮我保管件东西。何诗言说话的语气很柔和,哪怕只是一句很普通的话,在语气中,杨羽似乎都感觉她在悲鸣。

说着,何诗言双手递过来那卷画轴。

如果说,林黛玉葬的是花,那何诗言葬的就是这画。

杨羽不敢接,而是先问道:为什么要我保管,你自己不是也可以吗?可看着何诗言的那双眼睛,杨羽内心深处的那股怜香惜玉之情又开始泛滥了。

何诗言就双手呈着,楚楚动人的看着杨羽。

杨羽哪里受得了女人的这种眼神,只好硬着头皮接了过来。

是幅画卷,杨羽稍稍打开了一半看了看,虽然这不太礼貌,但好歹也要知道自己在保管什么。这幅画杨羽当初看过好几次了,那晚新婚夜,去她房间,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这幅画。

国画的精髓就是在于它的意境,这幅画的精髓就是意境,画中两个男女拥搂在一起的那种缠绵,恩爱,表现得淋漓尽致,配上那首诗,可以说,是绝了。

我保管不了了,二十年后,我来取。何诗言说着,眼眶已经红了起来。

二十年?杨羽万分惊讶,要替她保管二十年?那黄花菜都凉了,好歹你保管费也要交一点吧,可是,什么叫:我保管不了了?

杨羽没有多问,但还是问了。

为什么你偏偏找我保管呢?杨羽问出这个问题就马上后悔了,他很害怕听到原因是:因为你是宁采臣。

那真的要趴在地上哭爹喊娘了。

我先告辞了。何诗言深深的给杨羽鞠了个躬,低着头,便轻飘飘的走了。

杨羽手里拿着画卷,抬头瞧着何诗言的背影,心里酸酸的,心想:挺好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就精神病了呢?

看着手中的画,杨羽只能是暗自叹息。

一滴泪,顺着何诗言的眼眶而下,清澈了那美丽的眸子。

黑夜,似乎也在哭泣。

次日。市郊区。

喜来登酒店虽然不是本市最豪华的酒店,但却是高贵和富豪最喜欢去的酒店,原因是它的地理位置,它不是建在闹市区,而是郊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