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痴儿不解枯荣事,心已至此,身,尤未死。

杨羽是绝对理解不了这句话的含义的,就像跟在何员外的身后,为什么带自己去洞房一样理解不了。

杨羽问,为什么?何员外没有回答,只是说,去了你就知道了。

何员外走到了洞房门口,推门进去,发现,新郎官在里面,婚房被布置的很喜庆,全是红色,红地毯,红窗帘,红被单红被套,全是红的。

婚床是大红色的很老式的那种大木床,三面都是木板的,杨羽看不见床上是否坐了新娘子。

何员外也就看了看新郎官,新郎官点了点头,仿佛心照不宣,杨羽也理解不了,这点头是什么意思?何员外又继续往三楼走。这出乎了杨羽的意料,不是说带我去婚房吗?到了婚房,你又不进去,这不是忽悠我吗?

新娘子没在洞房吗?杨羽问了一个很不礼貌的问题。

何员外没有回答,而是上了三楼。

三楼的格局和二楼是一样的,农村的房子对应构造没那么讲究,都是很普通的几个房间。但是有一个房间,却与众不同。

这个房间看起来很老,从门和墙壁来看,似乎还都全是木板做的,这对应家产万贯的何员外来说,不太正常,何况又不是阁楼。

何员外把杨羽带到了那个房间门口,很勉强得笑着,说道:我女儿在里面,她想见见你,你进去吧。

说完,何员外竟然走了。

杨羽愣在那里,莫名其妙,就这样走了?把我扔在这里是什么意思?要我干嘛?做什么?你好歹有个交代吧?

可是,何员外啥也没说,就是那句话,你进去就知道了。

看着何员外离开的背影,杨羽似乎感觉到他的无奈。杨羽是真的傻了,这都零点了,你让我来找新娘子,还不是在洞房里?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进去就知道了,进去就进去呗,怕什么,反正是何员外让我进去的,虽然这不符合习俗,哪有洞房花烛夜,新娘子还跟其他男人见面的?杨羽自言自语着。

深呼吸了口,悄悄的推开了门。

印入杨羽眼帘的,是一个破旧的房间,破的桌椅,破的窗户,破的床,一切都是木头的,没有任何现代化的装饰。而且赫然没开灯,却点了无根红蜡烛。蜡烛的光线自然没有白炽灯那么强,但也勉强把房间照亮了。

床头却坐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红色婚服,红色头巾遮掩着脸,这真是新娘子啊。杨羽很不自在的进了房,关上了门。

没走几步,杨羽发现墙上挂了一福画,是水墨画,画着一对男女,像是情侣,搂在一起,画风很抽象,倒是画下面一首诗引起了杨羽的兴趣,便情不自禁的读了出来:

十里平湖霜满天,

寸寸青丝愁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