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来人正是山哥的左右手,人称刀疤哥,他在军队里呆过,杨羽跟他过过一次招,此人很专业,当时那一腿把杨羽的肋骨都快踢断了,要不是运气好,也许那一枪已经打爆自己的头了。

刀疤哥瞧了瞧**男,那**男急忙穿了裤子,然后又瞄了瞄杨羽以及杨羽身后的那个**的女人,问道:

怎么回事?

那**男不知道刀疤哥怎么来了,刀疤哥在这一带简直就是标志性人物,这里混的人无人不知。

是这样的,我们几个兄弟最近想女人了,就找了个婊子,价格都谈好了,三百包**,结果,这婊子收了我们的钱,不干了,那怎么行,这做买卖的自然要讲诚信,我们兄弟就自己动手了,结果,这小子爱管闲事,非帮着那婊子,哎,真是世风日下啊。

杨羽一听这话,俗话说,无风不起浪,虽然这段话夸张了点,但是这年头援交妹,兼职妹那么多,何况苏心琪本来就是被老男人包养的,说不定出来兼职点钱还真不一定,这**男的话,不能说的胡诌的,也许还真可以信一半。

杨羽转头瞧了瞧苏心琪,说她是个婊子,杨羽信。

苏心琪一听,当真就急了,被人左一口婊子,右一口婊子,已经丢脸丢到家了,这下子,连杨羽似乎也信了他们的话,好像自己是出来卖的,立马就抓狂了,对着杨羽说道:

杨羽不是这样的,我跟小黑出来散步,结果他走丢了,我就去找,结果遇到了他们,他们直接把我拖进了树林,就对我施暴,还准备苏心琪是急哭了,后面的字眼‘**我’不好意思说出口。

哎呀,你这婊子,真是睁眼说瞎话,刀疤哥,你要为我做主啊,我明明给了她三百块钱,那钱还在她的裤子里呢,不幸,我让弟兄去树林找找?**男这话说的真的是跟真的似得。

不是的,我没拿钱,他们污蔑我,杨羽,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是出来散步,然后被苏心琪感觉自己好无助,这越说越抹黑啊,被人说成婊子不要紧,要紧的是,杨羽不要认为自己是婊子就好。

可是,那**男说的头头是道,大家都信了。

楠哥,给我个面子,要不这事,这样解决如何?刀疤哥对着众人说道。

那都是点小钱,我不在乎,主要是我这吃了哑巴亏,那我就不服了,不过,刀疤哥既然有办法,我当然听刀疤哥的。**男回道。

刀哥男瞧了瞧杨羽,又瞧了瞧他身后的婊子,说道:

在这我的地盘上,最讲究公正,该怎么样就是怎么样的,我不管这婊子是出来卖的还是出来散步的,但都别破了我们兄弟的一盘和气,楠哥,杨羽,你们我都认识,看在我的份上,别为了个女人拼个你死我活,相煎何太急啊。刀疤哥说话还是很有分量。

这话说出来,**男和其他兄弟纷纷说是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