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杨羽跟明叔打过很多次交道。这个男人真不是好种,第一次在桃花源就遇到跟潘彩儿偷腥,还被骂了一顿,然后来小姨家讨债,讨债就讨债,那副嘴脸真是恶心,后来又去刘寡妇家调戏刘寡妇,结果呢,反而被刘寡妇的儿子给诅咒了,有趣的事,这诅咒赫然成真。

有些人的命就是注定的,注定那天他要死。

但是健健康康的明叔怎么就突然死了呢?到底是怎么死的?杨羽三人均很好奇。

明叔有兄弟姐妹,也有老婆,还有儿子,女儿,按理算,也算是美满家庭了,还偷什么腥呢,跟谁偷腥不好,非要跟那**潘彩儿,全村的人都知道,潘彩儿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见杨羽来,众人还是很热情,第一,杨羽现在是村长;第二,明叔跟姨夫还是有点关系,不然也不会借钱给小姨了。杨羽先跟着明叔的老婆,儿子们唠嗑,先拉拉关系,如果贸然问起明叔的事总是不礼物。

你们借了我小姨钱,我真的很感激你们,明叔走时,我都没来送,真是罪过,所以想去拜祭一下。杨羽绕了个大圈子,这么一个合理的请求肯定没人拒绝吧。

杨村长这也太客气了,这怎么好意思呢。明叔的老婆也很客气。

要的,要的。杨羽坚持着。

最后,明叔的老婆就让她的大儿子阿红带着杨羽三人去后山了。明叔就安葬在后山。

后山的路不太好走,路小,又陡,杂草又多。

红哥,你爸身体一向很健康啊,怎么突然就…杨羽见这路上,就剩他儿子一个人了,就问了起来。

是啊,我们也奇怪,我爸的身体还算好的,真是诡异。阿红摇着头,叹息着。

杨羽停了下来,说道:怎么诡异了,跟我说说?

阿红也停下了脚步,开始回忆那晚发生的事。

那晚我妈去了外婆家,我睡得很香,我睡楼上,我爸妈是楼下,半夜时,我听见了一声音,那声音很奇怪很诡异,从来没听过那样的声音,不知道是怎么发出来的。阿红对那晚的奇怪的声音很敏感。

是不是有点象吸吸管发出的声音?杨羽问道,当阿红说听到诡异的声音时,杨羽马上就想起了那晚在潘彩儿家听到的那阵声音。

对,对,有点像。阿红急忙回答道。

李若兰和燕灵均是好奇,杨羽怎么会知道那声音的特点?

阿红停顿了下,继续说道:我就下楼去查看了,那声音还在,后来,声音没了,我就敲了敲门,结果门没锁,我就进去看了,结果…哎…

结果我就发现我爸已经过世了。阿红说了眼睛都酸酸的。

你还是没说你爸是怎么死的?燕灵问道。

诡异就诡异在这里。阿红回道,脸色变得难看,万分惊恐,似乎见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说道:我见到我爸的时候,他其实是一具干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