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你是周落雁?杨羽竟然还跟一个‘鬼’聊天?这脑子是被驴踢了吗?

丧尸没有说话,而是一步一步僵尸一样生硬的朝杨羽走了过来。杨羽当即吓得尿了裤子,软瘫在地上,挪着屁股后退。

生化危机,行尸走肉,活死人黎明,驱魔人,一系列的电影在杨羽的脑袋里转过,一幕幕是那么的真实,难道那一切都是写实吗?丧尸末日真的会来临吗?

希望不要会传染,没想到杨羽第一天当村长就遇到了这种事。

突然,那笨拙的丧尸一跃而起,直扑杨羽,啥都没说,一口就朝杨羽的脖子咬了下去。

杨羽想躲想逃,可就像人在车祸面前一样,一切的反应顿时就消失了,连求生的那种本能都没了。杨羽瞪大了眼睛,这一口咬下去,那自己就死定了。

恐怕就会像前村长赵伟咬断那个村民的脖子一样。

杨羽已经感觉到那锋利的牙齿穿透自己的脖子,一口咬断自己,鲜血喷射而出的场景,血腥,暴力,死亡,恐惧,顿时席卷杨羽的全身,就这么死了吗?

靠,老子表姐还没操呢!!

突然,丧尸停止了动作。

杨羽,我是二长老,听着,保护好教堂里那株圣树。丧尸竟然说话了。

二长老?杨羽大吃一惊,二长老的理智回来了?

你体内的那个人是谁?是周落雁吗?杨羽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

二长老的嘴巴很恶心,牙齿全黑了,血腥的大肠挂在外面,一滴一滴的流下来,黑色的粘液,是那么的让人作呕,嘴角的那脸已经完全裂出了,所以说话都已经说不起来,哪怕说出来也是听不清晰。

是个恶魔,我不知道他是谁,他想出来,不过我不会让他出来的。二长老说话的时候,俩个嘴角都是漏气的。

恶魔?是路西法还是他的那只宠物黑瞳?如果说,真的存在地域,村在恶魔,那除了路西法还会有谁?那是地狱使者,是真正的炼狱恶魔。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很邪恶很邪恶,我快死了,熬不过几个时辰了,你一定要保护好那棵圣树,那是镇教镇村之宝,圣树毁了,这世界就完了。二长老说着眼珠掉了下来,很大一颗,黑血也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又拿起了眼珠,塞了回去。

我不关心什么圣树,我关心你体内的那个人到底是谁?杨羽的问题还没有问完,突然,二长老又抓起狂来。那样子似乎极其痛苦,嘴里喃喃着:我不会让你出来的,滚回去,滚回去。

突然。

一瞬间,二长老化为灰烬。

告诉我,他是谁?杨羽怒吼着,二长老赫然自燃了,灰烬洒过在整个房间,漫天飞舞,如同二长老一生的流光岁月,最终渐渐的都落了地,只剩下尘埃。

尘归尘,土归土,也许这是二长老的最好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