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杨羽站在房外,身子压在墙上,眼睛紧紧的跟窗户的纸糊往里面看着,除了黑色一片,什么都没有,连那声音都没有了。

奇怪,里面有没人?刚才那是什么声音?杨羽心里想着,见房间里什么都看不见,正准备缩回头。

突然。

突然,杨羽感觉背脊又凉凉的,那种熟悉的恐怖感觉又来了。

背后有人?不可能啊,刚才后院分明就没看见人啊,如果真有人也应该有脚步声啊,可自己什么都没听见啊。

等等,杨羽突然想到了什么。房内的声音没了,背后多了一个人?

如此熟悉的场景,上次是白天,自己透过纸糊小洞往里看,背后站着潘彩儿,可这次呢?是黑夜,是凌晨零点,万籁俱寂,漆黑一片的夜晚,荒凉的老屋,后面真的是潘彩儿吗?

杨羽感觉自己被勒住了喉咙一样,无法呼吸,身子还弯曲着,不敢正过身来去转头,深怕怕到了后面那个人。

杨羽握住了手电筒,猛吸了口气,往前一跨步,一个急速转身,同时打开了手电筒,往后面照去。

后面没有人?

不,后面真的站着一个人。

杨羽当场啊的一声惨叫!

一个女人,脸色苍白,穿着白衣服,眼睛充血,除了嘴唇,其他地方都没有血丝,就像一具冰冷的尸体。

又吓着你了?那女人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看着杨羽笑着。

彩儿姐,吓死我了,你怎么走路都没声音的,老突然站我后面,我不被你吓死才怪呢。杨羽见了潘彩儿的那脸色,还是感觉毛骨悚然,这座老房子只有一个潘彩儿一个住,说实话,让杨羽一个人睡都有点怕,何况是单独一个女人。

你干嘛老偷看我房间,是不是想进去一起睡?潘彩儿说道。

这时,杨羽突然注意到潘彩儿的嘴角边有一滴血。

没有,我只是听到一些声音,正好路过,担心彩儿姐,所以顺便看看。杨羽没有撒谎,实话实说。虽然他很怕潘彩儿这个全村第一**,但也仅限于骚而已。

是吗?可能是猪叫吧。潘彩儿说话似笑非笑,总感觉冰冷冷的。跟白天见到她的样子差异非常大。

彩儿姐既然没事就好,我先走了。杨羽后悔自己来了这里,本来就没什么事,还被吓个半死。杨羽说完,点点头,就往上面的小路走去。头也没有回,不,是杨羽压根不敢回。

因为潘彩儿毫无血色的脸让杨羽毛骨悚然。

上了路,杨羽急忙小跑两步,才回头瞧了瞧,见背后什么都没有,才松了口气,心里还是有一堆的疑惑:刚才漆黑的房间里到底有没有人?那声音又是什么?潘彩儿怎么脸色那么差,像个死人一样?上次见到的那个女人又是谁?那个背脊又是怎么回事?这座老房子的其他人家又去了哪里?还有,潘彩儿的老公刘国安失踪后又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