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我哪里得罪了她?杨琳疑惑的回道,而不忘继续扭动,发出了啪啪的声音。

你不知道,但我知道,杨羽同学,不,准确的我应该叫你周沉鱼同学。杨羽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没有了一丝的笑容,他没有在开玩笑。

杨琳一听‘周沉鱼’这个名字,顿时吓了一跳,停下了扭动,脸色也苍白起来了,慌乱起来,挤出一丝很不自然的笑容,说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周落雁因为鱼鳞病的原因,没有嫁人,却有一个私生女,应该不想别人知道其父亲是谁,所以跟着母亲姓,连名字也跟着母亲搭了边,取名‘周沉鱼’,正好是‘沉鱼落雁’。杨羽望着骑在自己身上的杨琳,见她的神色非常异样。

周落雁出事的时候,周沉鱼才两岁,跟着外婆逃离了村子,以免被波及,但是外婆毕竟老了,身体又差,最后只好把孙女送给了一户人家,那户人家叫杨健,也就是你杨琳现在的养父。杨羽每一个字都说得很清楚。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杨琳的**已经不再抖,而是不断起伏,显然她的内心现在无比的矛盾。

杨健后来给女儿周落雁改了名字,跟他姓杨,取名杨琳,也就是你。杨羽不顾杨琳的惊讶和辩解,只顾自己继续说下去:你渐渐长大,竟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甚至知道了一些母亲的事。我一直很纳闷,以你的学历和家庭背景怎么会心甘情愿呆在这样的小村庄当乡村教师,其实你压根就是冲着这个村子来的,你就是来调查你母亲的死因或是来复仇的。

杨琳这次沉默了,没有再辩解,而是听杨羽说下去。

可是毕竟你的身份特殊,只能暗查,一旦被发现就凶多吉少,所以你需要找一个能光明正大调查的人,很不幸,我被你选中了。我进村的第一天,你在水潭洗澡,故意等我上钩,当时我就已经纳闷了,那时才初春,天那么冷,怎么可能会有人下水洗澡,其实你只是在等我。后来你装作被水鬼抓住的样子,让我顺理成章的救了你,甚至你还故意弯腰露出你的私处勾引我,我完全上当了,对吗?

你这个故事很有趣,继续说下去。杨琳已经不再辩解,她也想听听,杨羽到底会推理出什么有趣的事情来。

我们在学校相遇认识,然后你故意露出你脚腕的黑色印记,引起我的注意,我果然上当,于是,又顺理成章的道出了水鬼凶灵的事。然后发生了小黑遇难的事,你知道我会开始调查此事,但为了把自己排除在外和给我加深水鬼凶灵的假象,甚至在基督徒做法事时,演了一场戏给我看,让我亲眼见到了黑色印记的神秘面纱,虽然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杨羽继续说着,这得推理和假设连他自己都不敢想象,这比当初怀疑王仁时更困难,更需要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