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去我阁楼吧。杨羽说道,便带那个女人上了楼,还把木梯给拿上来了,这样下面的人就爬不上来了,以防隔墙有耳。

来的人正是前村长赵伟的女儿赵苏,下午杨羽去找她,被她给打发了。

我想了很久,最近我女儿常对我说,她看见一个女人,她不懂事,但是我很害怕,我怕赵苏说了两句就哽塞了。

杨羽倒了杯水给她。

赵苏揉了下眼睛,继续说道:这事,得从五年前说起,那时我爸爸还是村长。

夜色朦胧,浴女村变化无常,又起雾了。

赵苏开始讲诉有关她父亲即前村长赵伟的事。

赵伟是这村子的老村长了,干了近二十年,在村里声望很高,本来是不可以这样连任的,但是为人清廉,为民服务,所以深受村民喜欢,镇里也好几次提拔他,可他都拒绝了,说只留在这个村里干事,所以一直也就没升上去,干着村长的职责。

五年前,赵苏才刚结婚,可是,却是这边喜事那边丧事。

在洞房花烛夜那晚,赵伟莫名其妙被鬼上身了。

这事还真是邪门。

起初,大家都以为赵伟是为女儿的婚事高兴过头在闹呢,可是越来越感觉不对劲。那时的赵伟不仅说女人话,连动作都跟女人一样,而且竟然还学着女人化起妆来。

一个六十来岁的纯爷们,怎么突然性情大变?

马上就请了村里的神婆来,神婆断定,村长被厉鬼上身,必须马上绑起来进行驱魔。

等等,村里的神婆?我们村有神婆?杨羽对这个神婆现在是很敏感了,尤其还是我们村的,不得不问一句。

谁知,赵苏将手一指,指向了隔壁。

你是说林依娜的奶奶?杨羽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对这名奶奶,杨羽打心里恐惧她。

可现在,知道越多,越把杨羽跟她无形得绑在了一起,很多时候,一听到这个名字,杨羽都感觉到窒息。杨羽握紧了左手,左手泛出了汗珠,掌心的那个黑色印记还在。

赵苏点了点头,继续说着。

原来林依娜的奶奶在这村里也算有名气的神婆了,只是她的性格怪异孤僻,很少与人来往,哪怕是小姨,也很少跟她说话。

阴阳怪气,看人的眼神跟看鬼一样,村里谁受得了?所以,要是有人来找她,那肯定是摊上大事了。

前村长赵伟被捆之后,神婆就开始驱魔,这些事当时都是瞒着很多人做的,但这么大的事,瞒也瞒不住啊。

驱魔如何了?赶出女鬼了吗?杨羽当然不相信什么鬼上身这么无聊的说法,也许当时村长受了什么打击,或是生活压抑,人格分裂而已,什么鬼上身,那都是神婆编造出来为了骗钱的把戏而已,但是杨羽这些话也只能放在肚子里,说了也没用,何不顺着事情发展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