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玉嫂也爬了上来。

这里黑,开着手电筒漆黑中又太明显了,所以杨羽把手电筒开着塞进稻草堆里,这样余光出来,正好把这个小稻草窝照得微亮。这里还泼有偷腥的氛围。

三面为墙,背靠稻草堆,又在二层,在稻草堆里挖出了个小窝,像鸟窝一样,正够两人窝在里面,手电筒微光照耀,还挺浪漫的,又安静又安全,外面只要不进来完全看不出里面有人。哪怕人真的进来了,手电筒一关,窝在稻草堆里不出声,一般也没人爬上来。

真是绝佳的偷腥好地方啊。

杨羽还特意盘算了下,玉嫂家在小姨和林依依家中间,三人从后山往山谷处在一条线上,而这稻草屋还要靠近小姨家一点,平时晚上偷腥就不用跑学校阁楼那间老闹鬼的鬼屋了。

来这多方便多有情调多有乡村气息?

玉嫂应该是杨羽偷腥的女人中年纪最大的了,比留守村妇赵迎还大三岁,可见赵迎嫁人生娃多早。

杨羽这是第二次干熟女了。相比赵迎,玉嫂更有味道。

杨羽这次可不想主动动手,因为自己装得是个傻子啊,就愣在那里傻笑着,这招在熟女面前最有用了。

平时看你很机灵啊,现在就给我装傻。玉嫂笑着,知道他是故意的,这样也好,就说道:来,过来把嫂子的衣服脱了,给你吃奶。

艾!杨羽应了一声。玉嫂挪了挪位置,移到了杨羽旁边,两人一起窝在稻草堆里。玉嫂自己脱了外衣,就剩件内衣了,勾魂得看着杨羽。杨羽摸了摸脑袋,硬着头皮去脱。

玉嫂见他那个害羞的样子,咯咯得笑着。玉嫂的上衣一脱,那两张白花花的**就抖了出来,丰满坚挺。

杨羽看的眼睛都直了,熟女就是熟女,这**的大小真不是盖的,杨羽只是疑惑的事,都三十五的人了,**却还白花花的。杨羽急忙抓了一把,竟然还很柔软。便把头侧了过去,钻到了玉嫂的怀里,一口把奶头含了进去。

嗯。玉嫂当即呻吟了一声。

杨羽一吃大**,来劲了,整个人都倾斜到了玉嫂的怀里,压了过去,一手抓住**,一手撑着身子,就狂吃起来。

玉嫂被杨羽那强劲的舌头舔得浑身麻麻的,不断冲击她的敏感上限:哎呦,杨羽你慢点吃,你把嫂子都吃痒了。

怎么没奶水?杨羽用力吸了好几口,硬是没有吸出来,便问了句。

你是真傻啊,又不是母乳期,早就没奶了,你这小子。玉嫂在已经被吃得浑身难受,早就想干了:来,把嫂子的裤子脱了。

玉嫂,不急吧?杨羽吐出了奶头,抬头看看玉嫂,知道熟女没少女那么发春快,何况吃得正欢呢。

你少吃点,多干会,不是一样爽?玉嫂下面早就痒了,何况这么迟了,哪还能让杨羽这样吃下去,先干正事呢,说着,起了身,然后重新趴在了稻草堆里,把屁股朝杨羽那高高得翘过去:这高度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