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二长老也是世代在这个村子里,根在这里,他为本村的基督教做了很大的贡献。而大长老是上面县里派来的,来这没几年,现在也已经仙去了。

杨羽和李若兰不知道以什么样的借口来忽悠二长老,所以只能是直说了。

不可能!谁要是做了伤天害理的事,神不会放过他的,他也去不了天堂。二长老听了杨羽的一番解释,竟然怀疑变态杀人恶魔是基督徒,这让他很生气。

二长老能否帮我们想想,我们村的基教徒中有没有性格比较偏激,孤癖,或者曾经有过很深的伤害的人?同时,杨羽也大概描述了下变态杀人狂的基本样子。

没有!一个信神的人,却干出违背神的事,这对于基督而言,已经是种耻辱,二长老不会相信,更不愿去相信,他也不肯去帮这个忙。

哼!如果被我们抓住了他,发现他真的是基督徒的话,我相信二长老肯定会下地狱的。杨羽恶狠狠的说道。

你哼!二长老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长老,现在全村的女学生危在旦夕,哪怕可能迟抓一分钟,都有可能有个女孩子受害,我想耶稣也会帮我们的吧?李若兰来软,杨羽来硬的,就是想撬开二长老的嘴。

这句话,让二长老犹豫了。

我们基督徒一向和善,不杀生,更别提杀人了。二长老冷静了下来,如果真的有这种事,他的责任也不小啊:有倒是有这么一个人符合你们的描述。

杨羽和李若水一听,顿时兴奋起来,洗耳恭听。

十三年前,他烧伤了,村里的人都嘲笑他,说他是个怪物,但我们的神是公平的,不会看不起任何人,无论他有哪方面的残缺,后来他就入了基督。虽然前几年,脾气还很暴,但是现在他已经是名虔诚的基教徒了,但是他绝对不是你们口水说的那个变态杀人狂。二长老想来想去,也就他符合杨羽的描述了。

十三年前烧伤?跟第一次谋杀案的时间很吻合,而且脸部烧了,所以才戴面具,同时因为丑陋的外貌长期受村民嘲笑,导致心里畸形,也娶不到老婆,便找女学生发泄心中的那股变态的欲火。这一切,完全符合嫌疑犯的侧面描述,我看十拿九稳了,错不了。杨羽把他的行为跟变态狂的行为一对比,不管行为时间都完美吻合了。

二长老,我记得上次去看大长老时,他房间有个很大的逃木十字架,你知道它哪里去了吗?杨羽想来想去,还剩下这个疑点,但是同样是基督徒就有办法把那十字架搞走。

这我就不清楚了。二长老问道。

杨羽和李若兰要了姓名和地址,就匆匆离开二长老家,朝那变态狂家里奔去。

等等,这事得等警察来。李若兰半路上建议道。

警察,你信他们?杨羽对警察办案已经失去了耐性,这么久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估计都放假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