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李芸熙朦朦胧胧的眼睛,感觉头很痛很痛,可当看清眼前的环境时一下子就清醒了,是被吓清醒的。

房内的那盏热赤灯蜡黄蜡黄的,摇摇晃晃,像是催眠师手里的吊坠,是个房间,不,更像个地窖,因为四面全部为墙,只有一扇门。地窖内一张床,一个马桶,而床上赫然还坐着个女人,跟芸熙差不多的年纪。

但是,那个女孩脸色蜡黄,衣冠不整,眼神迷离,头发蓬乱,看那样子,似乎来这有些时间了。

李芸熙回想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自己真的被那个变态狂绑架了,顿时性奴,腐尸,虐待,折磨一系列能想到的词刷的一声都闪现在脑海里。

不要,不要,救命,救命!芸熙大喊着飞奔向那扇门,使劲的拍打起来: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没用的,我都喊了几周了,也没人来。那女孩子转过头,像具行尸走肉一样,眼神一直是迷离着,连说话都是吃力的。

这句话李芸熙宁愿自己没有听见,一屁股软瘫在地上,靠着门,大哭起来:妈妈,表哥,我在这里,快我救我

芸熙感觉到无助,害怕:我们在哪里?是谁?他要干什么?要关我们多久?会杀了我们吗?一连串的问题压得芸熙踹不过气。

另个女孩看她样子极其恐怖,像个垃圾堆的布娃娃,就那么发着呆,愣在那里,像个痴呆的老太婆,显然她被折磨的不行了。

性奴,玩腻了,就会杀了我们。女孩简单的说着。

芸熙一听,脸色更白了,这类新闻太多了,有些女孩一关就是十几年,最终腐烂在这个阴暗的地窖里,没有人知道,连副棺材都没有。

我不要,我是处,我留给表哥的,我不要死。芸熙吓得语无伦次,又趴了起来,狂拍门:放我出去,来人啊,放我出去,出去芸熙哭着喊着,手拍得通红,声音都要哑了。

那个女孩,傻笑着,样子狰狞,就坐在床上,早已经没有了人性。

任地窖里如何嘶吼,大山里的村子里仍然是那么的寂静无声。

谁也不会知道,在一些肮脏的地方,正发生着恐怖的变态的事。

小美的房间很小。

杨羽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却是第一次打量。一张小床,一张小桌,小桌一边靠着床一边靠着窗户的墙上,窗户也小,糊了纸,整个房间都是木板相隔的,都用报纸或海报糊着。

地板自然也是木板的,杨羽不经意往那地板上一看,发现有些缝隙,虽然透过缝隙是黑乎乎的,但心里已经猜出了些事。

小美见杨老师看着地板,当场脸就红了。

你脸红什么呀?杨羽坐到了床边,摸着小美的头:上次我跟你妈妈的事,你不会再偷看吧?

哪有!小美一听被揭穿了,脸更红了,脱了鞋子就上了床,拿了书,就靠在桌子上,准备写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