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这车开了近半个小时,才到了县城另一个方向的郊区。

眼前的是个大工厂,准确的是一个食品加工厂,杨羽看着几辆大开车进进出出,装着已经包装好的食品运出来。而保安一见到来人竟然是董事长的千金,马上变得像条狗一样。

大小姐好。两个保安摇着尾巴,样子很是兴奋,就像没见过女人一样,一路上给谢秋秋开门,开电梯。但谢秋秋鸟都鸟一眼他们。

除了加工车间外,还有座大厦,十几层的高度,应该是非工人职务办公的地方。电梯每个进进出出的人一见到董事长的千金来公司,马上变得权势起来,面带微笑,主动给她让路。

电梯到了八楼,谢秋秋出去了。这刚出了电梯,电梯里就叽叽喳喳起来。

以为董事长的千金多牛呢,我看也只是一双眼睛一张嘴而已。

小心被听见,听说她常年混酒吧,也许还吸毒呢。

我要是娶了她,你说这公司会不会是我的了?

你说刚才跟她背后的那个男人是谁?不会是夜店的鸭子吧?哈哈

只是这些话谢秋秋听不见,不然这些人恐怕都只有走人的份了,这职场跟官场一样,都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谢秋秋到了老爸的公办室门口,连门都没敲就直接推门进去。

办公室里的她老爸谢天石被吓了一跳,不是因为有人来了,而是因为其秘书正两腿分开坐在他的身上,而谢天石的两手正摸着那女秘书的**。

那女秘书更是被吓破了胆,没想到办公室偷腥,被人撞见,而且还是董事长的女儿,当即低着头,红着脸,看都不敢看谢秋秋一眼,只是说了句大小姐好,就急忙出去了。

剩下她老爸谢天石坐在椅子上尴尬的呵呵笑:宝贝,你怎么来了?

哼!谢秋秋冷哼了一声:老爸,你倒很风流,要不要告诉妈妈去?

别,别,别。谢天石吓得连回了三句别,笑着从钱包里拿出张银行卡,递了过去:宝贝女儿,这卡里还有10万块,要不你拿去花?

谢秋秋白了一眼自己的老爸,拿过银行卡,连句谢谢都没有:这是我的高中同学杨羽,他找你有点事,你们谈,我去外面等。

谢天石是笑着护送女儿出去的,这女人从小被宠坏了,这老爸也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虽然知道她每天在外面花天酒地,也知道迟早会出事,但是就是拿她没办法。

谢秋秋一出去,谢天石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下来了:坐吧,我很忙,有事快说。

刚才还有空跟女秘书亲热,现在就忙了?显然这是官话。

是这样的,我手上有些干货,想包装下,卖出去,但是我没有销售渠道,不知道谢董能否杨羽说着急忙从包里拿出方案书,递给了谢天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