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三日后的晚上。

三妹,你不会今晚还要表哥陪你睡吧?表哥都陪你睡了三晚了。二妹和表姐都聚集在三妹芸熙的房间,二妹说着笑。

自从经历了性奴的恐怖事情后,芸熙天一黑就害怕,就会想起那句话:我在黑夜里注视着你。而每当一闭眼睡觉,那张人皮面具,那颗**的少女人头就会浮现在芸熙的脑海里,吓得哇哇叫,每次只有钻在杨羽表哥的怀里才会安心睡着。

姐姐,我怕啊,只有表哥陪我,我才会睡着。三妹穿着睡衣,钻在被窝里,双手紧紧得抱住杨羽的手。

真不害臊,表哥能陪你一晚两晚,难道陪你一辈子啊?以后嫁人了怎么办?我看你啊,就是想嫁给表哥。二妹说话一向很冲,这话越说越离谱了,所以大家都怕着她。

可芸熙一听嫁给表哥,脸马上就红起来了。

好了,二妹,你就别取笑三妹了,一说要嫁给表哥,你看她脸红得猴子的屁股一样。哈哈。表姐李媛熙也添油加醋,不过,这两姐姐其实最疼三妹了。

大姐,你也取笑我。三妹的脸更红了,可心里却开心死。

这时,小姨也上了楼,见大家都聚在这里很温馨很热闹,也跟着调侃起来:嫁表哥就嫁表哥吧,我看也成。

芸熙这一听,心里更开心了,心想着真的可以嫁给表哥吗?可嘴上哪里会说愿意:妈!你你们都欺负我。

听到‘欺负’两个字的时候,二妹白了眼杨羽,凶凶的说道:三妹,这三晚表哥陪你睡,他有没欺负你?

杨羽一听,这比窦娥还冤啊,这三晚他可是一点邪念都没有,纯洁的不可得,就只有抱着三妹睡觉而已,除此以外,啥也没做,没摸大腿,没脱衣耍流氓,没吻她,就真的只是很纯洁很纯洁的抱着她,偶尔亲下她的额头,仅此而已。

这二妹明显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不过,也不能全怪她,上次偷看表姐洗澡,被她抓个正着,有这想法也正常。

杨羽本想说二妹,表哥是那种人吗?却硬是被憋了回去,就怕这二妹口无遮掩,万一回答他说:表哥就是那种人,上次还偷看表姐洗澡呢。那杨羽岂不是完了。

所以,杨羽选择了闭嘴。

二姐,你胡说什么呢?芸熙偷偷看了眼表哥,这三晚表哥确实没碰她。

好了,今晚让你表哥再陪你睡一晚,明晚你就要自己睡了哦。小姨说道,也拿这个三女儿没办法,谁让她最小,大家都宠着她呢。

如此一说,三妹就又开心了,吐了吐舌头,还做了个鬼脸,她本来就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高兴和悲伤都挂在脸上的人,不开心的事忘得也快。

大家也就各自回房了。

房间里就又只剩下芸熙和杨羽了,芸熙一下子心就蹦蹦直跳,上次那事后,又陪着她睡了三晚,芸熙知道自己已经完全爱上表哥了。现在完全依赖着表哥,见到表哥脸都会红,心儿就会小兔子一样活蹦乱跳,有时候还不敢看表哥,表哥一看她,两人一触电,芸熙就会把头低得老低老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