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杨羽回家就迫不及待的上楼查看那朵助情花了,果实更大了,按这推测,过两天就可以熟了。

催情花的生命周期很短,一般就一来个月,而且开花结果后必死,这点类似竹子。杨羽想趁着春天还没完全过去,也许还能赶上再种上一轮。

如今只能再等两天,杨羽早就想找妞妞试试这药性了,据记载非常凶猛。杨羽也分析过找谁做此春药的试验对应,想来想去,杨琳最合适,理由是两人很熟,也算好朋友了,对好朋友下手,好朋友还不至于告自己强奸吧?

本来是想给林依依的,但杨羽想想算了吧,这借种之事是你们求我,凭什么最后反成了我跪下来想破点子求你了?虽然林依依真心的很正点,这种女人,可不像自己的高中同学谢秋秋,你想搞就能搞的。

也想过找姬茗下手,眼下,此妞最烈,如果连她都能被这春药驯服,那天下真没女人搞不定了,杨羽想想都兴奋。

可今晚,杨羽还有其他的事要做,水鬼凶灵的事,还没过去,杨羽准备去趟刘寡妇家,问问有关去年她丈夫遇险的事。

刘寡妇自然也听说了有关张阳绑架李若水找杨羽出恶气的事,别人不知道为什么杨羽怎么就惹上了这群地痞子,但刘寡妇很清楚,那都是因为自己。所以刘寡妇就更感激杨羽了,经常会送些蔬菜鸡蛋来给杨羽。

小姨当然也知道这刘寡妇的日子不比自己好多少,这样一来一往,还真没想到,原本是冤家的两个家庭,竟然,和好了,关系还不错,村民们很不解,唯有爱能解恨。

刘阿姨在吗?杨羽也没多想,大门开着,也就一步跨进去了,没想到。

刘寡妇家平时压根没人敢来,因为在农村,迷信,这寡妇就意味着克夫,再加上住的地方又在偏南的村口,再往南就是田地了,所以平时很少有人来串门,就算有来的,那也是类似张阳这种痞子或明叔这种色胚子。

所以,这刘寡妇洗澡也就没多大顾忌,这不,就直接在灶前坐在大木盆里,**裸的就洗起来了,而她的儿子笨二牛也在一边玩耍。

农村哪什么敲门不敲门的,大家都很友好,见大门敞开着,杨羽就直接进去了,这一看,不得了。

刘寡妇的两只**在挂在外面,双腿张开,黑呼呼的一片三角区,这熟女跟少女就是不同啊,那黑压压的一片,真是恐怖,虽然杨羽不是第一次见刘寡妇的这酮体了,但上次情况特殊,两个人都不会往那方面去想这些问题,但这次不同了啊。

如果只是让杨羽看见自己在洗澡,刘寡妇倒也不难为情,自己又不是什么黄花闺女,何况杨羽不是第一次看了。

但问题的关键是,刘寡妇正伸着手爱抚自己的私处,一年没被男人滋润,如虎的年纪谁忍受得了?刘寡妇平时就靠自慰熬过去,谁知道今天来了劲,趁着洗澡就爱抚起来,这一爱抚就一发不可收拾,就上了瘾,连自己都控制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