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风月》

杨羽急忙脱了鞋子,捏着脚,免得走路发出声音,将耳朵贴在表姐的门上。

这一听,杨羽的身子都沸腾了,房间有节奏得传来‘嗯,嗯’的呻吟声,没错,这是表姐的声音。表姐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趁着大家都不在,偷起汉子?

那美妙的嗯嗯之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响,杨羽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太好听了,心想原来表姐的**声如此**如此淫荡。杨羽恨不得撞进门去,把表姐压在身下。

**声越来越急促,似乎快到了**。杨羽再也忍不住了,心里早已经痒痒,下体硬得都可以把门给顶开了,心想老子晚上一定拿你开荤,反正你也不敢喊,日了也是白日。

杨羽的心里是百般煎熬,倒是羡慕起房内的汉子,竟然可以搞自己倾国倾城的表姐,真是被占进了便宜。杨羽脑筋一转,这二妹的房间跟表姐的房间不是同阳台吗,而昨晚二妹的钥匙还在自己这呢。

这么一想心里乐开了花,提着鞋子捏手捏脚得往二妹房间走去,轻轻地掏出钥匙,小心翼翼得开门,不敢发出一丝声音,现在表姐还不知道自己和三妹放学回了家。而这时,啪的一声门开了,结果呻吟声停了,杨羽那个后悔,糟糕,表姐一定发现家人回来了。

正在杨羽懊恼之际,又传来了嗯嗯的声音,杨羽才松了口气,悄悄关上了门,一步一步小心得走到阳台上。杨羽心里乐开了花,不仅可以听到表姐淫荡的**声,还能一睹表姐的骚样,杨羽别提心里多刺激了。

平时看这表姐端端正正,正想象不出来,在床上发骚的样子会是什么模样。正当杨羽幸灾乐祸得意洋洋之时,一看窗户,顿时从头冷到脚,竟然拉着窗帘,杨羽失望至极。

这正气得要走时,突然发现,窗帘并没有拉得那么紧,另一边似乎还露出了点缝隙,这一发现让杨羽喜出望外,上帝果然留了一扇门给他。

杨羽整个身子趴下,像小狗一样,从窗户下面爬了过去,然后站起靠在墙上,这动作,活像个特工。深乎了口气,马上就可以看到表姐的**了,心里不知多兴奋。

杨羽一点一点的探出身子,屏着呼吸,心乱跳不止,而下体早已经硬得不行,眼睛离窗帘越来越近,终于杨羽透过窗帘的一点缝隙往房间内望去。

视野有限,只看见了表姐的半个身子,房内哪有什么汉子,仅仅只是表姐一人,原来表姐在自慰!想到此,杨羽想死的心都有了,表姐你那么难受,表弟恨不得马上冲进去帮你一把。

表姐媛熙正背对着窗户,平躺在床上,看不到脸,只看到个后脑勺,而她穿着上衣,而下,身却是赤果,露着两条析白贤嫩的双腿,两腿大大分开,一手正在抚,摸自己的私处,嘴中正发着动人的呻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