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野事》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89节第八十九章吻得心痒痒
前些日子我总带女人,身子就不舒服,去检查了说我在哪啥,很有可能就得没根的病……可是男人总有需要,我说二柱你比我更了解吧,那时候在村里,你没少自己打飞机。
那你就弄了个娃娃?秦二柱看过城里有人,有些人不敢去外面找女人,又忍受不住,就弄这个娃娃泻火。
因为医生的一番话,周四九是彻底的怕了,他哪有想到寻花问柳还得承担断根毛病的风险:不然咋整,我可怕那些女人给我拐带出毛病来。
谁让你什么女人都跟,也不知道挑挑拣拣。秦二柱说话间要关上门,看着一脸着急上火的周四九,觉得好笑极了:慢慢和你的美人共同温存吧。
秦二柱拉着张巧玲回了大屋,关上了门。
周四九是一日没女人都不行,也不知道是咋的了。秦二柱嘲讽着周四九。
张巧玲暧昧的看了秦二柱一眼,嬉笑的说着:你别说人家,人家那是正常男人,当然有需要。
你这话是啥意思?
二柱,你别看我是村里女人,但我啥都懂得。张巧玲凑了过来,单手搂住了秦二柱脖子,一双眼睛盯着秦二柱,温情点点的:你没听说过一个笑话,一个男的和她女朋友去旅店投宿,因为没有房间了就住在一张床上,女人划了一条界限,对男的说你如果晚上越线你就是禽兽,结果那男人真的没有越界,早上起来女的就骂那个男的连禽兽都不如……二柱,我都回来好几天了,从你身边都躺了这么久,也没有给你画什么界限,你咋都不碰我?
秦二柱听出张巧玲话音里有着怨妇的味道,就摸着她的腰肢,一点点滑向她的丰臀,在翘臀上不轻不重的捏了一把:你说我咋不碰你,还不是像你说的,我比禽兽还不如了!
咋的,你那玩意不中用了?
一会你不就知道中用不中用了。秦二柱抚摸着张巧玲细嫩的皮肤,翻身把她压在身下,舌尖舔了一下她的嘴角,然后是一阵热吻。
二柱,别吻了,吻得我心痒痒,还是赶紧办正事吧。张巧玲满面红晕,她与秦二柱纠缠的时候,已经急不可耐的扯开了自己的衣领,她感觉自己每一寸肌肤都渴望秦二柱的触摸,此时已经完全为他而沦陷了。在村里的时候,张巧玲无时无刻不是想着秦二柱,有的时候她自己一个人,寂寞难忍的时候就会用萝卜代替,但怎么着也不如秦二柱在身边,给她带来的那种舒爽的感觉。
修长的腿展开,裙子被张巧玲撂到了平坦的小肚子上面,下方茂密的森林带着晶莹的露珠,耀眼夺目,
最近办公室里总是忙,加上防着郑小刚,所以在这上面没心思,本来我想和你说,就怕你误会我,没想到你还真就误会我了。秦二柱俯在她的颈项间,一路细密的吻着,她的皮肤像是婴儿一样,雪白细嫩,一点也看不出来年纪比他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