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一股汹涌的内气,自丹田冲入脉络,进入手掌,从双手的劳宫穴向外涌去。
内气如潮水,一波一波,进入桌面,通过桌面内部,向对面的卜兴田扑去。
这一击,张凡使用十二分的内力,可以说是毕其功于一役,因此内力无形之中杀伤力倍增,即使是木质桌面,也无法阻拦内气在其内部运行。
桌面极为细微地动了一下,张凡看见,水平的桌面,有一道“波”,凹凹凸凸地向前而去,到达桌面另一端。
忽然之间,卜兴田一动不动,像一只木偶。
无论是表情还是身体都显得十分僵硬。
接着,他脸色变红,眼珠慢慢向外凸出,大大的张开嘴巴,从嘴角向下淌口水,一行行口水慢慢的落到桌子上……
这突然的变化把所有人都惊呆了,人们都在问:发生了什么?
从外表看,应该是发生了心肌梗塞!
或者,也许是突发脑溢血?
人们不禁向前涌来。
秩序有些乱。
张凡趁机收了内力,双手从桌面上垂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其实,张凡装与不装,都不会有人怀疑他。
怎么可能呢!
双方坐在桌子的两端,相距至少有四五米,张凡双手是放在桌面上的,一动没动,你赖得到他吗?
董老皱了皱眉头,他意识到交易可能会中断,便伸出双手,把药品和协议都拿回到手里,走到卜兴田面前:“卜总,你怎么了?”
话音刚落,卜兴田的脑袋向下一沉,嗵的一声撞在桌子上。
双手垂在桌下,头向一边偏去,然后便一动不动了。
“卜总!”
“卜总你……”
卜兴田的人慌了。
一群随从扑上来,把卜兴田头抬起,大声呼叫他,想把他唤醒。
不过,没用。
只见卜兴田,嘴里吐出白沫,眼睛直勾勾的,完全失神了。
有个人伸手在他的脉搏上按了一会儿,惊叫道:“不好,不好,卜总他没脉了!”
死了?
突然发生的情况,令全场震惊,整个会场顿时大乱。
一场交易的关键时刻,一方却死了。
交易中断。
这相当意外啊。
不过,有两个人却是心知肚明。
周韵竹和巩梦书互相对视一下,两个人都会意的一笑,他们一直在期待张凡出手,没想到张凡没有出手,无形无声地宣判了对手的死刑。
张凡知道此次演戏要演到底,他把身子向后一仰,紧闭双目,大口的喘着气,嘴里喃喃地说道,“我不行了,不行了,快回去,快送我回去……”
周韵竹微微一笑,轻轻用手拧了他一下,然后一挥手,示意佣人抬单架。
两个佣人赶紧把张凡扶到单架上,急匆匆地向大厅外走去。
周韵竹和巩梦书跟在后边。
而他们的身后留下了一片混乱:整个天际集团的人全都炸锅了!
走出大门,到了汽车上,张凡却是直接坐到副驾驶位置上。
巩梦书和周韵竹脸上喜气洋洋,赶紧吩咐司机:“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