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春花脸上一红,俏脸迷人,柔声笑了起来:“你个大坏蛋!我跟你这么长时间,今天总算听到你了一句人话!”
“我以前的都是鬼话?”
春花轻轻扑到他身怀里,双臂攀住他脖子,情意绵绵地,“凡,有你这句话我就满足了,我不需要你陪我,男人,总是要去办正事。不要管我,我自己打个出租车回苗木基地。”
“那怎么行,大家都去喝酒,只有你一个人回去干活!”
“大棚里真的还有好多活呢,另外,张家埠的泉水也快用完了,你叫他们再拉两车来。”
“好,我这两天叫他们派水车去。不过,活再多,也不能一天干完,今天你还是休息一下吧,大棚的活太累,长年不休息,会熬坏身体的。”
着,低下头,轻轻吻了她一下。
春花微微闭上双眼,任凭他亲吻,待他亲吻完了,她叹了口气,微笑着打了他一下,道:“我就是受累的命!也不知上辈子欠你张凡多少吊钱,这辈子我是来还债来了,成年累月给你当长工,白天累着,晚上闲着,还要被你的女人骂着,想想,也真没意思!”
张凡愣了一下,这话的好像在搧他大耳光。
确实,他的这几个美女,从头数一数,巧花在诊所当部长,苗英在家里闲待着,云云在念大学……只有春花一个人在出苦力!
大棚里一天到晚那么多活,都是她一个人打理,想想都出汗!
想到这,歉意地在她脸上和身上抚摸了几下:“对不起……我看,明天给你安排几个助手,你指挥她们干,你别再受累了。”
“算了,我一个人能干得过来,就我一个人干吧。等啥时候业务发展了,那时再聘人不晚。”
“那,好吧,不了,晚上我去你那里。”
“去我那里?”她好奇地问,好像没跟张凡睡过觉似地,一脸俏俏的蒙逼。
张凡又吻了一下她的眉梢,“你那里条件不好,要么,咱们在酒店开个房间?”
“算了算了,不要去我那里,你去陪你的周大经理吧,周大经理舍身救主,你得多给她送温暖!嘻嘻嘻……”春花忽然乐了,拍了张凡一下,“我走了。”
张凡看着春花上了一辆出租车,便启动发动机,不过,他刚要踩下油门,突然发现车前站着一个女子。
白肤细腰高挑儿个,手抱一只吧狗。
张凡眼睛一亮:咦,这不是在大厅里借尿的那位妇人吗?
她很优雅,或者,她很优美,如玉树一般站在车前,一张美得不能再美的俏脸上,两只杏眼水波汪汪,微微饬动,像是勾子一样,勾到了张凡的脸上。同时,那双细白粉嫩的手,轻轻地抚摸着狗的头,动作是那么温柔,那么轻盈,那只手仿佛白绢,抚摸在狗的头上,不上有多惬意呢,男人们如果看了这个动作,不知有多少人想立马脱胎换骨,把自己变成狗头!
张凡暗暗思:她挡在车前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