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猎艳》

“哥,你开什么玩笑,那可是你媳妇儿啊!”

“晓峰,你坐下,我哪有心思和你开这种玩笑。”

李晓峰一脸错愕,目瞪口呆的看着对面喝的脸红脖子粗的李二虎。

李二虎是李晓峰的表哥,这天还没黑就叫来李晓峰说是喝酒,可这三巡酒后,李二虎却说出这么个事儿。

酒桌上把媳妇儿拱手让人睡,这什么套路?!

要说这李二虎的媳妇儿张玉兰,那可是这河阳村出了名的大美人,这李二虎平日里藏着掖着生怕别人多看了一眼,今天这算怎么回事?

“那这好端端的,你干嘛让我睡你媳妇儿?”李晓峰神色古怪,这不是扯淡吗?

李二虎红着眼睛,手里的就被啪的一声拍在桌上,咬牙切齿的说道:“弟啊,不瞒你说,我那玩意儿几年前就被王德彪那王八羔子给一脚踢爆了,这几年,我是守着你嫂子却什么也做不了,家里我这一脉单传,找你就是为了给咱老李家留个种啊。”

李晓峰脑袋嗡嗡的,长这么大,第一次碰到借种这种事情。

不过说起王德彪和李二虎,李晓峰倒是有印象,前几年村里分地,两人因为一亩半的地打起来了,当时王德彪就对着李二虎的裤裆狠狠的踢了一脚,只是没想到竟这么严重!

李晓峰的神色有些为难的说道:“可是…可是我长这么大,连个对象都没处过,你让我睡了嫂子,我…我不会啊。”

李二虎倒是一愣,他是没想到自己这表弟竟然二十多岁了还是个雏儿:“那不行!你不会,你嫂子会啊!你嫂子可以教你。”

说着,李二虎又苦恼的满了一杯老烧酒,一仰头咕咚就咽了下去,酒气呛着李二虎眼泪都出来了。

此时的李晓峰心里很不是滋味,当初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四五年了,这四五年的时间,李二虎竟都不能行人事,也实在是够委屈的,这狗日的王德彪居然这么欺负自己老李家,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次你无论如何得帮我这个忙,算我求你了,就让你嫂子在你这借个种吧。”李二虎红着眼睛再次恳求道。

李晓峰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要说他不动心那是假的,张玉兰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水灵,身材又好,村里不知道多少男人惦记着呢。

两人说的毫不忌讳,门外刚端了一碟花生米走过来的张玉兰是吓了一大跳!手里的盘子差点没飞出去,身子一抖赶紧退了回来。

按理说自己的丈夫把自己拱手让给别人睡,这事儿搁谁身上都不行啊,可张玉兰却似乎并不反感,心脏砰砰砰的直跳。

她本身就比李二虎要小,年纪也不过刚过二八年华,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奈何李二虎五年前被王德彪废了命根子,她一个女人家,无儿无女就跟守活寡似得,人差点没给憋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