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面对马翠花的话里有话,二彪子心下惴惴的同时也不免咬牙顶上去,男子汉大丈夫自然不能丢份啊,更何况一口唾沫一根钉子,二彪子也不是那种耍无赖的人,他也是下定决心了,不管怎么样,说出去的话就得应承,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马翠花看着二彪子的眼睛,似乎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点惶恐,一点害怕,一点惴惴不安的样子,要说人就是这样对未知的事情下意识的有一种不可预计的危险,这是人的一种特性,所以是个人只要有感情那就避免不了有这种心理上的波动,二彪子人彪了一点,但不代表他没有感情,他又不是傻子,所以对于这种未知的事情有这样一种惶恐害怕惴惴不安的心理那是正常的。

暗恨他对自己使的坏,马翠花却要逗一逗他,故意一皱眉头,又开始使出撒娇发嗲的那个声,“那个,二彪子,这个难度比较大,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啊!”

要说撒娇发嗲小声玩得最地道的是南方娘们齐淑云,人家那时天生的嗲声,南方女人柔嗲发音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这个马翠花却是故意捏着嗓子使出这样一个发嗲的小声,一个东北大老娘们要是一般在那个的时候发出这种声音还能整得男人魂飞魄散的,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她再捏着嗓子整出这么一声来,二彪子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苦着一张脸,二彪子没好气跑地道:“翠花,你是不是故意打击报复啊,有什么事情你就痛快说出去,别吞吞吐吐的磨蹭人。”

马翠花嗲嗲地小声说道:“啊呀,真是的,人家好心好意地提醒你一下,你倒好,还说我的不是,那我可就真说了,你要要有心理准备啊!”

二彪子狠声道:“说,是上刀山啊?还是下油锅啊?”

马翠花嫣然一笑,“啊呀,刀山油锅的算个什么,这个可比那个狠多了。”

“啊,不至于吧,我的翠花啊,不至于这么狠吧!”

二彪子这个心里拔凉拔凉的,难道刚才把这个女人得罪狠了,这个女人要死命地报复自己,再找二十个,甚至三十个女人对付自己,她们马家姐妹这种事情不是干不出来啊,想到十几个女人已经是自己的极限,那几十个女人将要打破自己不败的神话,二彪子就觉得这种报复是比什么上刀山下油锅还狠啊!

“嘿嘿,我就是这么地狠,这下你知道女人是不能轻易得罪了的吧,哼!”

马翠花撇着嘴巴,一副就是要报复你的架势,你能把我怎么样啊?

二彪子也狠声道:“好,我就等着你了,放马过来吧,说说吧,这次你又找了多少人?”

一句话把马翠花问楞住了,“什么多少人?”

而这一句回问也把二彪子说楞,难道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个事,他迟疑了一下,“不是又整什么群妇计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