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惊喜天天,让你饱眼福,心舒服

进了房间,二彪子这边还没等有所动作呢,他怀抱里的雷小小就开始有所动作了,这个春药有的时候真的是害死人不偿命啊,特别是对于那种比较贞烈的女人,却往往都是坏在了这个东西的手上。

这个时候的雷小小已经彻底进入状,发作的那个不知道什么牌子的春药还真的好使,让她陷入混乱之中,下面的搔痒带来百爪挠心地感觉,她找不到宣泄处,就开始胡乱的拉扯着自己的衣裙,白玉般的透着粉色,几近透明,汗水浸湿了额前的秀发,凌乱的贴在脸上,樱口微张,小舌半露,发出压抑的喘息和呻娇吟,纤纤玉手一手抚胸,一手按在自己下面的那个神秘的三角地带处,两条圆润匀称的白腿夹紧互相磨擦,只见她低腰黑色皮质超短裙内那两条散润涌香的大一腿来回的扭摆,不时的闪现出腿根深处那一抹带针织提花的粉红色小裤裤。其中紧紧束裹在大一腿根的小裤裤儿把她双腿间绷出一道纵向微隆的湿痕,真可谓是呼之欲出,相信这种只见其形不见其容的神秘要比“云中窥月,雾里看花”更胜一筹。

二彪子望着雷小小那今人血脉贫一张的大一腿深处,不由感到双眼朝外直进火星儿,此时用“望眼欲穿”来形容他恐怕最恰当不过了,只不过因为这个雷小小的身份确实有点不太好对付,一方面是她爹本就是什么县城黑道大哥,还有她男人更是县长公子,还有的是那刘三公子对他也不错,帮了他一个天大的忙,二彪子这个人吧是彪了一点,但是有的时候他很讲义气,还懂得朋友妻不可欺的原则,所以他这心下就有些迟疑起来,没敢直接就动手。

不过他不动手,她怀抱里的雷小小可忍不住动上手了,两只手胡乱地在二彪子身上摸着,嘴里更是下意识地呼喊着,“啊,好热,好热,我要脱掉,我要全部脱掉啊!”

随后跟进来的白倩看见如此清景,直接把门给锁上,嫣然一笑道:“怎么着,李副局长,什么时候这么正人君子了啊!”

二彪子没好气地瞪了白倩一眼,“这个女的是吃了药了,不过不是我下的啊,她是我一个哥们的女人,我不能干那种对不起哥们的事啊!”

似乎是第一次认识二彪子,白倩把脸蛋凑上来,上一眼下一眼,左一眼右一眼地好好地看了二彪子无数眼,吃吃娇笑道:“我没错吧,认识第一天你小子就把人家胡美丽给祸害了,怎么这会儿手软上了呢,难道今天改吃斋了。”

“去,去!”二彪子没好气地撇着嘴,胡美丽和雷小小的情况不一样,主要是和胡美丽之间他是没有什么顾忌的,虽然嘴里他叫着她小姨,但是其实两个人根本就没什么关系,但是这个雷小小又不一样了,她的男人对自己有恩情,大丈夫做事不能太过卑鄙无耻,嘴里嘟嚷道:“反正我不能趁人之危,不然我就太不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