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惊喜天天,让你饱眼福,心舒服

也不怪孟娇紧张,她刚刚撞破了人家的好事,等于是抓住了对方的把柄,而刚才她又偷摸着出去悄悄偷看了他们的秘密,种种迹象都表明,自己可是应该灭口的对象。

没答理孟娇,这个时候也顾不得答理她,马翠花不无担忧地道:“二彪子,怎么办啊?让月月看见了,以后这个事该怎么办啊?”

“你担忧个什么啊,月月又没直接看见你和二彪子干那种事情,要担忧的那是我,好了,二彪子,快把我放下来,没事了!”马玉花的口气那是一股子气,也怪她倒霉,马翠花和二彪子在一起是被孟娇给发现的,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而她和二彪子在一起则是被自己亲外甥女卢月月和自己亲妹妹马金花发现的,这个脸可就丢大发了。

二彪子将马玉花给放了下来,嘟囔着道:“好了,好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那点破事吗,月月和金花都是家里人,难道还怕她们上外面说去啊,现在要解决的是这个女人,你们能保证她不上外面说去吗?”

孟娇这边还想解释什么呢,那边二彪子已经成功地把枪口对准她了,猛地看见马翠花和马玉花投射过来责问的眼神,她马上拼命摇着头道:“不会的,不会的,翠花大姐、玉花二姐,你们尽管放心,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

马翠花不确定地点了点头,气“要我看娇娇平时人不镨,大家邻居也处得不错,她,她不会说出去的吧?”

马玉花也跟着点头道:“是啊,娇娇我看不会说出去的,是不是啊,娇娇?”

显然,马家姐妹的话也都带着不确信和疑惑的语气,因为她们和这个孟娇也就这段日子相处下来的交情,要说交情,也就是一点点邻居的交情,谈不上太了解,对于孟娇这个人,她们也都仅仅限于浮面上的了解。

二彪子不阴不阳地来了一句,“这年头,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孟娇是看出来了,眼前这个男人明显是针对她啊,赶紧地跑到二彪子面前,一脸焦急之色地道:“大哥,大哥,我孟娇真的不是那种人啊,咱可都是掏心窝子交人的人啊!”

二彪子似笑非笑地盯着孟娇的心离子,嘿嘿,这个女人要说姿色还是有一些的,肤白面嫩,因为长期是在空调房里工作,这身上自然而然地就带着一抹腻白之色,浑身上下有着城里女人那种味道,怎么说呢,就是跟乡下女人不太一样,给二彪子的感觉这个女人跟他以往交往的女人不太一样,当然,最特别的是这个女人居然里面就不戴罩罩地就那样在自己面前晃荡,是她对自己的那个球球不太有心呢,还是认为自己的球球不够大不够吸引人啊!

目光测试了一下个头大小,是小了一点,但也不是绝对的一马平川飞机场,起码是挺拔如两个小馒头,不是旺仔小馒头那种坑爹的个头,当然,也不是农村用大锅发的刚出锅发起来的那种,要按那种大馒头个头来算,几乎打击掉了绝大多数女人,也就少数几个女人可以满足这个要求,真按那种标准来算的话,也就现在怀孕而更加起来的胡美花和那个俄罗斯美妞莎拉波娃可以与之一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