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惊喜天天,让你饱眼福,心舒服

“二,二彪子村长,我,我,我真的不行了啊!”

“嘿嘿,行,行,你行!”

“我不行了!”

“你行!”

如果要是冷不丁听到这样的对话,可能还以为是有人在鼓励一个畏缩不前者勇敢地面对前面的艰难,但是如果看到画面,却才会发现,一切都是那样的不对。

现场的画面是如此的那样不堪入目,此时两个人已经上炕了,刘香秀在上面,二彪子在下面,不是二彪子不想在上面,而是实在他不好意思在上面,这个刘香秀与他一比实在是娇小玲珑了些,而二彪子双手一起一落,抱着刘香秀就跟抱着一个小孩子一般,那个轻松,那个容易,一抱起来,然后再狠狠地一落下,玩得也是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可是他这样玩好玩,刘香秀就不太好玩了,一开始本以为整两下子强忍着点这个男人就整出来了,男人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吗,那知道男人还有一些厉害的,还有一些会玩的,更是还有一些男人中的男人的,二彪子就是男人中的男人,绝对的真男人,大男人,猛男人,这一点是个女人就不可否认掉,刘香秀自然也不例外!

其实二彪子一开始也觉得自己是有点过分了,不提人家是李小四的媳妇,单就她这副小身板,他就不好意思太下手,但是这个女人长得小是小了一些,却也不跟那些新媳妇那样不懂得进退,那地方狭窄是狭窄了一些,也不是太泥泞难行,估计是李小四开放得比较好一点,那小子一看就知道是个骚小子,没事弄弄也就整大整松了,这种事情可以理解。

能容纳进去自己的大家伙就代表这个女人能承受住自己的攻击,这一点二彪子还算有自己的想法的,千万别整出当日整胡丽整出大出血时的情景了,那是自己年轻不懂事,付出一点代价之后就懂得多了,经历得也多了,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他还有这个眼力的。

一下一下地抱着刘香秀娇小玲珑的身子往自己那根大铁棒子上砸,一砸一下,那叫一个准,那叫一个狠,嘴里还嘿嘿地道:“四嫂子啊,你行,坚持住,你行,你一定行的。”

每砸一下,都是换来刘香秀的一声娇呼,同时嘴上更是嗔呼不已道:“二,二彪子村长,我,我,我真的不行了啊!”

但是看着她那个样子,二彪子就知道她虽然是嘴里叨咕,但绝对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哼,糊弄我二彪子,那是门都没有,窗户更没有,咱就可劲地来,只管“嚓嚓”地捣弄着刘香秀。

好大一会儿之后,刘香秀竟然偶偶啊啊地叫得越来越欢快了,这让二彪子惊奇不已,像一般成熟女人胡美花、马翠花、吴云霞、许香云那样的,在他的奋力进攻之下,也不过一个小时就能求饶交身子,不是像刚才小四媳妇那样假求饶,而是真真正正不行了的真求饶,至于像一般纯一点的如胡丽啊,李红妹啊,左家姐妹啊,古小西那一类的小姑娘,在他的奋力抽打下,都不过十分钟二十分钟的就交了身子,就连李大桃、古彩霞、猫姐这样不大不小,岁数不是很大,但也不是很小的所谓少妇也挺不了多长时间,除非是二彪子故意让着她们,要不然绝对挺不了那么长时间,这也是现在二彪子不爱对生涩小姑娘下手的原因,不是他太喜欢成熟有韵味的女人,而是根本实际情况而来,他这样的大家伙,一般生涩小姑娘根本就承受不住,就连那些有了几年经验的小媳妇也不太行,还是那种真正身体上成熟了的熟女才是他可以随意折腾的对象,这一点二彪子可是清楚明白着呢,要说长了那样一个逆天的家伙,也不知道是对自己的好啊,还是对自己的不好,反正在得到好的同时,也要注意着对自己的不好,两难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