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二彪子喝了不少的酒,酒这种东西就是刺激着人的大脑,让他做出平常根本不会做的事情,就说现在吧,在院子里,在墙角下,抱着这个马玉花,他做出了任何男人都应该或者说是想做的事情,双手各抱住一条腿,死命地往自己身上咂,借着微弱的月光,可以看见有一大白腚子就在那一根棒子上进出,偶有水飞溅而出,四下静得只有那“扑哧、扑哧”的声音。

马玉花这个时候算是真正享受到了一把女人的滋味,为了这个,她也是豁出去了,被看见就看见吧,被抓住就抓住吧,为了这个,老娘我就是被游街弄死也心甘情愿啊,完全沉浸在那无边的快乐当中,只感觉自己的花心被一根大棒子死命地捣鼓着,却是越捣鼓越兴奋,越捣鼓越快乐,人生最大的享受也就是如此了!

一只腿弯的地方还挂着黑色紧身弹力裤,里面的线裤和黑色三角裤衩子,上面的小高领毛衫被甩到一边,里面小黑奶罩子也都给拽了下来,此时的马玉花整个就被二彪子抱在手上死命地折磨着,却是最快乐的折磨。

两个人都很有默契地不出声,但是二彪子却是越来越惊奇,因为这个马玉花的东西确实与别的女人不一样,要说二彪子有不少女人,无论是成熟的熟女吴云霞、马翠花、胡美花一流,还是青春的少女左玲、左薇、古小西一流,或者是已经成熟了,但却一直没有被采摘的老黄花大闺女猫姐、齐淑云、胡丽一流,各种各样的女人有着各种各样的美妙滋味,但却无一个人给二彪子这种奇妙的感觉,仿佛自己的东西进入到一个奇妙的东西里面,有一股巨大的吸力在吸引着自己往外喷发,要是搁在一般男人身上,只怕几下就被吸出来,几下就缴枪投降,也就是二彪子,也就是他那经过毒马蜂子蛰过的东西有了强大的抗性,才能坚持不败,一战再战!

心头升起一股异样的情绪,二彪子也不是一无所知的笨,上学的时候也读过几天书,只是他看书都是那种在小摊上租的那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也让他懂得了很多女人的知道,可以说书是开阔了他的眼界,到后面带色的片子就是直接刺激了他的行为发展,而最终也让他知道了女人有“名器”这个词语。

其实名器的说法是非常严格直的,不是什么女子都是可以随便叫做名器的,能称的上“名器”的必须是那些外阴厚实、内阴紧窄、内壁多皱纹、富有收缩感等特征女性,人们称拥有这样的女性的名器。而天生拥有这样优良名器的女性只有百万分之一的几率。世界上有少部分的女性天生就拥有十分优良的性器。而拥有这些名器的女人无疑她们的比普通人大很多,而且也更难到达。

记得有本什么武侠书上概括了女子的七大名器便是:春水玉壶,比目鱼吻,重峦叠翠,朝露花雨,碧玉老虎,玉涡风吸与水漩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