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三丫她哥哥,咱们还是回学校吧,那帮混子不好惹,他们万一再叫人来给我们堵住就完了,回学校,他们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好直接就创进来。”陈艳秋经过刚才那一场架,倒是对二彪子印象有点好起来,毕竟真男人还是相当吸引女人的。

许蔷薇她们听着李三丫说着她二哥是如何如何打翻那几个混子,如何凶猛,如何厉害,让几个小女生听得眼睛都冒光了,小女生的年龄,自然是崇拜英雄,二彪子这样能打,那还不叫几个小女生崇拜。

听到陈艳秋说要回学校,许蔷薇不同意地道:“陈老师,怕什么,二哥这样能打,就是再来几十个也不是对手,照样打得他们屁滚尿流,嘿嘿,月月呀,你男人还真是厉害呀,以后你可是有服了。”

卢月月小脸被羞得通红,但一双眼睛里却闪着兴奋得意的光芒,小声地道:“许蔷薇,不要乱说啦,我才不是呢,都是三丫她胡说的,人家,人家,人家彪子哥不会看上我的。”

一把捏了卢月月如洋娃娃一般嫩滑的脸,李三丫将其往二彪子身上一推,吃吃笑道:“二哥,月月有点不自信啊,你给她点自信了。”

“亲她,亲她,亲她啊!”跑一帮小女生跟着起哄。

二彪子搂着卢月月,也是一脸得意之色地道:“好吧,月月,她们都让亲你,你说我要是不亲的话不是辜负了大家的一番心意吗,你说是不是?”

卢月月那张粉嫩的小脸完全都变成了红色,嘴里呼吸有点小急促,却又眯着眼睛不敢去看二彪子,更是不敢说话,就是那样温柔顺从地样子,小女生可爱的样子迷死人了,看到卢月月,二彪子就想到她娘马翠花,这娘俩还真是不一样的滋味,不过各有各的味道,都是让人喜欢的。

“好了,你们瞎起什么哄,都是小女生,还玩什么亲嘴,走了,不走就换个地方吃饭去。”关键时刻,陈艳秋挺身而出,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看见二彪子想亲卢月月,心里就有点不高兴,拿出老师的威严,将一对男女生生打断。

“啊!”老师的话,在一般现在高中生心目中还是比较重要的,所以不敢起哄了,而卢月月也吓得挣扎出二彪子的怀抱,躲得远远的去了。

二彪子恶狠狠地看了一眼陈艳秋,陈艳秋很是不屑地回了一眼二彪子。

郭家小吃是不能去了,大家一商量,那就干脆去吃麻辣烫好了,麻辣烫是起源于四川、流传多年的地方特色小吃,也叫串串香。其最主要的特点就是其自身无可不烫,无味不有,从而深受广大消费者的喜爱。在气候阴湿多雾的川蜀地区,长年劳作的船工和纤夫,垒成灶台,支起瓦罐,就地取材,拔些野菜,放入花椒、辣椒等调料,涮烫食之。既可果腹,又可驱寒、祛湿。后来这种煮食涮烫食品的习俗得以沿袭,后来发展成了今天我们在大街小巷经常看到的麻辣烫了,一般小男生小女生都喜欢吃这种东西,二彪子也很喜欢,点头同意,大家就杀奔一家麻辣烫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