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二彪子的话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陈艳秋起码是相信了百分之八、九十,只是刚才那个场面确实是太羞人了,他猛地闯进来,自己可是楞了好大一会儿,可以想象到刚才他一定看光了自己的隐私地带,她可是一个黄花大闺女,那个地方可是从来没有让男人看过的,就是知道这是一个误会,她也绝对不能原谅这个不是流氓的流氓,所以她的眼神里警惕的眼神少了一些,但愤恨的眼神却是一点也没少。

二彪子也是有点尴尬,化解了刚才的误会他用上了强迫的手段,可是要化解全部的误会,强迫的手段是没有用的,心结可是非常不易解的,只能讪讪地笑着道:“那个,要不我走了啊,你别叫,你千万别叫啊,一会儿你去问三丫,她就什么都告诉你的!”

陈艳秋眼神中的恼怒之火更加高涨起来,就这么说也不说就走了啊,你可是看到了我清白的身子,女人家的身子那是随便让男人看的吗,我可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只是不走又能怎么样,她总不好让他做出什么承诺,或者给自己赔偿点东西吧,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往外走,眼圈一红,泪水洒落。

二彪子已经往外走了,走到门口,正要推门而出,却马上又缩了回来,因为他又听到了脚步声,这一次的脚步声很多,很急,吓得他一颗心扑腾腾地乱跳个不停,不是刚才那个女人听出了不对找人来抓她了吧,冲那边的陈艳秋道:“那个,陈老师,误会,误会,一会儿你可一定要说明白啊,这绝对就是一场误会。”

陈艳秋也紧张了起来,她倒不是怕二彪子怎么样,而是怕来的人多了把这个事情闹大了,她一个黄花大闺女让一个男人看了那个地方,说出去好说不好听不说,反而她一个女人对这种事情是很吃亏的,以后她可不想让全校师生都指指点点的,忙道:“我知道是场误会,你过来,你别说话,一切有我应付啊!”

二彪子一听这话马上就几步先窜回屋子,不过这个就是一间普通的单人小房间,十几平米住一个人将巴够好,除了一张床就是一个不大的柜子,以二彪子的体形肯定是比这个柜子还大,房间一目了然,也没有个可以藏人的地方,要不然二彪子也不会一进来就直接看到了这个陈老师的别样春光,还别说,刚才那一眼看得还真是清楚,她的毛发长得还挺喜人的,是块好地啊!

脚步声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近,可以清晰地听见有很多人从楼下上来,还有人说话的声音,由于陈艳秋的宿舍是单身宿舍,也就是平时老师住的地方,有那么几间,只有陈艳秋和两个单身女老师住,其余的都是已经成家的,自然是住到男人家去了,所以她们的这种单身宿舍都是在楼梯拐角的地方,也是起到监督学生的作用,学校安排的也是合情合理的,因此楼下有什么动静,也是她们最先听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