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二彪子阴侧侧地笑了,后面已经赶到的李大凤暗呼一个不好,自己这个弟弟的性情她太了解了,绝对是吃软不吃硬,大姑子胡静这样一威胁,更是火上添油,大叫道:“彪子,别动手,千万别动手!”

“你刚刚说要欺负我姐吗?”二彪子的声音里都带着杀气,刚欺负他大姐,就是女人我也招打。

胡静其实刚才说的那些也有点胆颤心惊,她虽然是蛮不讲理刁蛮成性,但是也不是傻子,有的人能惹,有的人不能惹,一看二彪子那个样子就知道这是个不能惹的主,可是为了自己的弟弟,加上她一向横行霸道惯了,硬着头皮顶上来,现在顶在这里,她自然不会服软,不然她胡静以后还怎么在这个家里混,还怎么在那个李大凤面前耀武扬威作威作福,一挺还算不错的大波圣母峰,丝毫不弱气势地道:“是我说的怎么样,我看你个小兔崽子敢动手试试!”

本来按照胡静的想法是一般男人是不打女人,何况她自信还有点姿色,这在对付男人上很占点便宜,但是她显然没有意识到眼前的二彪子不是一般的男人,这家伙就是一个彪货,他才不管你是不是女人,是不是长得好看,彪劲一犯,什么人都敢打,蒲扇大的手掌一下子就抓住胡静的一条胳膊,略一使劲,胡静就受不了嗷嗷叫唤起来,狰狞地一笑,二彪子还算手下留了情,他也知道大姐以后还得在人家过,不能太下重手,只是使了点劲就将她摔倒在地上。

“啊呀,痛死了,我不活了,杀人了,杀人了啊,快来人啊,快报警啊,有人杀人了啊!”被摔在地上的胡静顿时撒起泼来,嗷嗷直叫啊!

二彪子毫不理会,看都不看城她一眼,眼见胡强这个时候趁势已经跳过了窗户,他顿时急了,一个箭步冲上去,口中叫道:“草,胡强,麻痹的,你个王八,别跑,给我站住!”

胡强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在窗沿上,这个时候他还敢不跑,不跑就没命了,大叫道:“娘,娘,帮我拦着他啊!”

胡母吴云霞也是个不让份的主,以前都是她欺负人家,什么时候让人家这么欺负过,可是眼前这个小子实在是个魔头啊,跟他撒泼吧他不加理会,跟他讲道理吧他更加不理会,这叫泼妇遇上流氓,看谁硬得过谁了,自己儿子不能不救,这个时候也豁出去,吴云霞张臂如护小鸡的老母鸡,硬生生拦住二彪子道:“他大凤娘家兄弟,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何必非要动手呢,大凤,快上来,拦着你兄弟一点,你男人要是让他打了,后果你可是知道的。”

本来吴云霞还想息事宁人的,一开始也想说几句好听的话,可是说着说着就把以往颐指气使的话带了出来,没办法,以前李大凤在胡家的地位那是最低层的,不管是胡强还是胡丽,或者是她吴云霞都是随意地欺负,而李大凤又是个不愿意闹将起来的性子,加上结婚几年一直也没怀个孩子,也硬不起腰板说话,就渐渐造成了目前的低下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