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二彪子转身而走,吴云霞和胡丽这对娘俩面面相觑,吴云霞是有些尴尬,而胡丽是有些怨恨,但娘俩毕竟是娘俩,吴云霞诺诺道:“丽儿啊,你也不能怨恨娘的心太狠了,刚才的情况你也看见了,要是不豁出去你去,李大凤那白眼狼已经跑了,李大凤要是一跑,你让你那什么也不是的弟弟怎么办,你让咱们这个家怎么办,目前李大凤就是咱们家的支柱啊,女人啊,就是那么一回事,反正你人也是嫁过了,男人也经历过了,一个男人也是那么回事,两个男人也是那么回事,为了你弟弟,为了咱们这个家,你呀就牺牲一回吧,就算娘求你了。”

胡丽的眼中闪过不甘与羞涩的神色,更有一种奇怪的表情,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动了动嘴唇,然后又合了起来,老半天才咬着嘴唇开口道:“好了,娘,什么也别说了,我答应就是了,刚才你不也看见了吗,就当我报答你的养育之恩,一会儿那小子回来,难道现在就要弄那种事情吗,这大早上的,还有李大凤那女人也在,我,我”

脸上不好意思的神情一看就知道,吴云霞一听她说同意,顿时脸上笑开了花,只要同意就好,看二彪子那个楞小子就是个没怎么尝过女人滋味的嫩雏,自己这个闺女,那没说的,完全就随着自己,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虽说那对大没长到自己的尺寸,但起码胜在年轻啊,男人不都喜欢年轻貌美的小姑娘吗,没理会她的为难和话里有话,反而兴高采烈地道:“这就对了吗,丽儿啊,记住娘一句话,人家都说女人在那方面是吃亏的,其实这话听着有道理,其实也没什么道理,咱女人凭啥就在那方面吃亏呢,男人就不吃亏吗,那种事情男女双方的事情,男人喜欢好看的女人,女人还喜欢长得帅气的男人呢,我看那二彪子小伙子长得也算精神,那大高个,那身块,标准的猛男啊,按照我的估计这小子说不定就是个雏,咱女人第一次重要,那男人的第一次也很重要,丽儿,说不定让你捡了个大便宜,吃了个童子鸡。”

一张脸红得都能烤东西了,胡丽知道她娘这个人一向在村里招摇风流,不是啥正经人,但因为泼妇的性子也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也就是年轻的时候和几个人传出过风言风语,可是也没人堵在被窝里抓住过证据,谁也不能说她就真干过偷人的事情,只是岁数摆在那里,也有经验,说这些黄话倒是顺嘴就来,其实吴云霞的本意就是为了开导这个姑娘,要说胡丽吧也是快三十的人了,性子刁蛮不讲理,典型的泼妇,可是也就嫁过一个男人还只呆了三天就让人送回来,估计在那方面没啥经验,她这个当娘的当然得开导开导她,让她在那方面主动一点,没啥心理负担,把二彪子那小子侍侯好了,李大凤不走,这家还是那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