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当然不能直接闯进去,要是里面人一个喊叫,惊动了村里人,他二彪子可真就是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了,他人是彪,可不傻,围着大瓦房就转给了圈,这村是穷了点,可人穷志不短,一般也不会出个什么小偷小摸的人,自然家里的戒备心就少了很多,养个狗啊,挂个门啊,多数是为了防山上下了个野兽,摸进个长虫啥的。

当走到一个窗户旁轻轻试了下之后,二彪子的眼前一亮,因为这扇窗户居然没关,而是直接就敞开着,只是上面安了一扇纱窗,防止蚊虫的进入,也难怪大夏天的开窗户流通空气凉快,左右看了看没人,又听了听里面的动静,二彪子小心翼翼地撤下那扇纱窗,一个翻身就进了屋子,高大的身材落地竟是无声,这可是从小山上打猎才练出来的好身手。

进到屋子里,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这里是厨房,要说这卢大炮家他还真没来过,所以一时不知马翠花在什么地方,但他知道挨打的卢大炮就在东面主屋,所以他往西面的房间拐去,要说这做贼还真是头一遭,所以二彪子的心没来由“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贴着瓷砖墙壁,踏着脚的也是白色瓷砖,还是人家气派呀!

这间没人,这间也没人,连走了几间都没见马翠花的身影,二彪子正纳闷人上什么地方了呢,又随手推开了一扇门,里面突然传来一声惊慌尖叫,二彪子仔细抬眼望去,顿时傻眼!

要说马翠花也真是闹心,自己男人不行,她又到了虎狼之年的岁数,一天到晚憋得难受,这物质生活享受到了,这精神生活,包括那最基本的“幸”福生活也满足不了,要说上次在那林子里自己稀里糊涂就跟着二彪子那个家伙差点成就好事,可是最后关头一只马蜂子搅了局,当时一时害怕的她撒腿就跑,听说二彪子那个大家伙可被蛰得够戗,可惜了,真是可惜了,可惜了那大家伙自己无福享受到,可惜了大概被毒马蜂子一蛰,他那个大家伙就真的不行了。

不过当自己男人卢大炮被挺尸抬回来,又听到是让二彪子给打的,她的心又是不由得涟漪泛滥起来,这小子还有这股猛劲,难道他还行,可是让那么大个的马蜂子蛰到那个脆弱的地方,人家说马蜂子的毒可是厉害着呢,都能蛰死人,他就是能好怕是也不行了吧,懒得侍侯卢大炮那个熊货,干那事不行,打架也是不行,哼,自己挺尸去吧,就是挨了一巴掌一腿,好象就受了多大伤害似的,还大老爷们呢,比个女人还不如,平日里咋呼的欢,遇到硬茬子成了熊包。

看卢大炮哎呀叫唤地心烦难受,她直接跑去洗个澡舒服一下,要说她家可是村里唯一安装太阳能热水器的,就在房顶上安着,屋子里也专门有一间洗澡的房间,没说的,洗澡就是方便,跟村里其他人也就跑大河里或者跟家里晾一大盆水,白天晒热了,晚上冲洗一下,但那也只能是夏天才有的待遇,到了冬天就不成了,可这太阳能热水器可是好东西,冬夏都能用,洗洗真是方便啊,真是享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