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地男人犁》

女人的地男人犁

  坤子闭了闭眼皮,表示这厮猜得对。于是柯建国便露出了笑容,同时擦了擦额上的汗,坤子就纳闷儿,这厮平时吃得这么胖,要是遇到了警情,跑得动吗?

  “久闻大名,只是没有机会得见,今日幸会了!”柯建国抱着拳朝坤子揖了揖。坤子心说,真操蛋,竟然拽起了电影里的那一套,我又不是什么明星,这不明摆着是在拍自己跟刘雪婷的马屁吗?

  “有什么事儿柯局就说吧,我还有事儿。”刘雪婷微显有些不喜欢的看了看表。

  “刘副市长,今天这事儿全是我对属下管治不严,回去一定严加整顿,保证不会再出现第二次这样的事情了!”

  “今天的事情绝非偶然,你确实得好好整顿一下了,不然的话,老百姓会戳咱们的脊梁骨的,我在电话里这还是报上了我是副市长他们竟然是这样的速度,我不相信一般群众在报警的时候会比这个还快。”

  “是是是,刘副市长您放心好了,我保证对这件事情严肃处理,决不姑息。请刘副市长一定不要生气了,气坏了身子,那可是老百姓的损失哪!”

  柯建国的一番话让坤子听得简直肉麻透顶,可他还是强忍着没有笑出来。现在他就是不明白,当柯建国说出这种话来的时候,难道他就不觉得肉麻?他可以联想到刚才这家伙在病房里会对那两个民警是什么态度,而在刘雪婷这个副市长面前却又是如此的谦恭,真是不可思议。

  “这个案子非常重要,如果处理不好,会严重影响咱们的干群关系的,我可是听说坡子村的村民为了征地补偿款的事儿已经向县政府反聚,书阁/\应多次了,怎么还没解决?”刘雪婷眉头一皱,颇为不满的问道。

  其实这事儿不归她管,但这个时候她问起来,柯建国绝对不敢反驳的,而且他还得认真回答。

  “刘副市长有所不知,这个问题很是复杂,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得清的,呵呵,当然了,这块儿不归我管,我了解的也不多,只是知道里面有几个带头闹事儿的目的不纯,就是想多捞得补偿款而已。据说县有关领导正在着手解决这件事情。”柯建国不说自己一无所知,也不说自己全部了解,倒是一个比较圆滑的回答,刘雪婷知道从他这里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而且刚才谈了这么多,好像与刚才柯建国那种急切的表情很不般配。因为把刘雪婷叫住之后,他也没说出个啥意思来。

  “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那我们走了。”刘雪婷就要起身。

  “刘副市长——估计你们也没顾得上吃午饭吧?不如我请两位领导简单吃点儿,也算是尽我的地主之谊?”

  “谢谢柯局长了,我们还有事儿,不打扰了。不过,这几个证人的安全可就交给你了,要是他们三个出了什么问题的话,那我要拿你是问了?”刘雪婷明明知道这个柯建国一定会跟夏远县的其他县领导一样并不真心来解决坡子村的问题,但眼下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还得把这个任务交到他这个公安局长手里,这就好比害怕小鸡被黄鼠狼叼了去了,却得安排一只黄鼠狼看护着,刘雪婷只得心里苦笑。“希望你们尽快查出昨晚的行凶者,还有今天来医院打人的几个人。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过来作证,保证随叫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