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娇师娘》

凌峰看着沈玉芝,微笑着唤她过来,一把抱住她,放在膝上,伸手在她怀中乱摸,笑道:“你又不是没吸过,难道还想笑话别人吗?”

不由分说,凌峰就把她按在地上,捏开玉颊,放进她檀口之中。

沈玉芝稍微挣扎了两下,却被凌峰一眼瞪过来,吓得不敢再动,只能柔顺地吸吮起来。

石青诗站在床边,已经是惊得不知所措。两位尚书夫人,都跪在皇帝的,自己一个从四品品京官的眷属,倒是站着的。相比较起来,倒是自己占了便宜。

石青诗的目光,落到沈玉芝喉头之上,但见她喉头耸动,似乎在吞咽着什么东西,心中奇怪,再看她口外露出的那一小截,仍是软软的,纳闷了半晌,忽然大惊,瞪着竟然会做这种下流事的高贵的礼部尚书夫人,颤声道:“难道是……”

这个时候,凌峰已经释放完毕,微笑着站起来,笑道:“也没什么,这样做,对身体很有好处,你们看,她现在年轻了许多,就是这种特殊食疗的功效啊!”

沈玉芝赧颜低头,羞惭不已,凌峰却摸着她的头发,笑道:“羞什么,反正以后你们都会留在宫中,我们是四宿五宿,一起在这里过日子了!人是多了点,不过没关系,我叫上几十个宫女来服侍你们,大家热热闹闹地住在一起,那有多开心!”

实际上,真正开心的只有他一个而已。石青诗是半忧半喜,沈玉芝暗自怨怅不能独享凌峰的雨露,而苏瑾萱,已经被凌峰威逼得有点吓傻了。

凌峰抚摸着刑部尚书夫人的头发,仰天微笑,想起前世被官僚们肆意欺压的庞大的农民群体,再想想今生在官僚们威风下战战兢兢苦度余生的小民百姓们,只觉自己已经用最好的方式替他们报了血海深仇,让那些欺压百姓的官僚们,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不管怎么说,凌峰引以为自豪的是,他从来没有强抢过民女,所作所为,完全符合一个从平民大众中来的革命者的道德标准。

不过,换个角度看,一位整天强抢民女的皇帝也可以自豪地说,他从来没有污辱过书香门第的女子,所抢来的都是小老百姓家的女儿,那些小家碧玉,受到他的污,只能说是她们的福气,和高贵的皇帝能有一夕之欢,并从此受他庇护,倒是她们交了好运了。

凌峰大呼过瘾,于是让苏瑾萱先去浴室洗澡。得到命令的苏瑾萱好比得到新生一样,飞一般的速度离开乾清宫,往后面房间的浴室跑去。

可还是苏瑾萱知道,等她进入浴室之后,凌峰刚好在对面的窗户外观察者里面的动静。

明亮的灯光下,里面的一切尽收眼底,刑部尚书夫人背对着凌峰,站在镜子前,只见她拨了一下自己的秀发,然后开始脱套裙宫服,外衣滑下了肩头,刑部尚书夫人动作优美地脱下了衣裙,又卸掉宫服里面的白内衣,于是一具美妙诱人、洁白细腻的青春胴体几乎是全裸的暴露在凌峰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