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娇师娘》

与皇后一番云雨之后,第二天天微亮,凌峰便去南书房批阅奏章。因为还没过正月十五,因此朝廷假期人没有结束,早朝自然也没有。

在南书房批阅完了奏章之后,凌峰招来刑部和京城府尹,吩咐了王家的事情不用他们插手,而且一切要听候他的命令。一切吩咐完了之后,凌峰又用瞬间移动大法回到了王府白芳梅的房间之内。此时也不过是日上三竿而已,令凌峰感到意外的是,白芳梅竟然还没有睡醒。

看着睡意正浓的白芳梅,凌峰脱下衣服,钻上了床,刚把被子掀开,没想到就把白芳梅给触动惊醒,她睁开亮丽的美眸,柔情无限地凝视着凌峰道:“福儿,你醒了?”

凌峰微笑的点点头,抱着白芳梅,温柔的问道:“娘,昨晚舒服吗?”

白芳梅羞涩又迷醉地道:“嗯,感觉真好,好爽,想不到交欢如此的美妙。福儿,娘问你一件事,你要如实地回答。”

凌峰手揉按着白芳梅丰隆柔滑的,道:“娘,什么事,你问吧。”

白芳梅被他弄得痒痒的,她扭动娇躯,娇声道:“福儿,不要玩了,弄得娘好痒,开始玩了那么久,还没够啊。”

凌峰嘻笑道:“娘的这么好,孩儿永远也玩不厌。”

说着,他犹爱不释手地玩弄着。

白芳梅见他赞美自己的,芳心甜甜的,她软言温语道:“那你等娘问了事,再玩,好吗?宝贝。”

凌峰点点头,停下道:“你问吧。”

白芳梅面容一整,认真地问道:“福儿,你爱娘吗?”

凌峰一听是这个问题,他不再嘻笑,郑重地道:“当然爱,在孩儿心目中娘你是我最爱女人。那娘,你爱我吗?”

白芳梅柔情满腔,春水般澄澈,波光粼粼的杏眼,蕴含着浓腻得化不开的情意,望着他道:“福儿,你知道吗?这十八年来有个男人一直盘踞在娘心中,娘爱他胜过自己的生命。”

白芳梅深邃清亮的凤眼,透露出比深潭还要深的浓情蜜意,凝视着凌峰,温柔的对他笑道:“福儿,娘说的那个人就是你呀,要不然娘刚才怎么会将自己的身体奉献给你。”

“娘,孩儿太爱你了!”

凌峰闻言欣喜若狂,他狂乱的吻向白芳梅,而白芳梅也热情的回应他的吻,最后母子俩的嘴唇舌头又纠缠在了一起。情意融融地舔舐吸吮着对方的舌头,津津有味地吐食着对方舌上和嘴中的津液。凌峰心中欲火再起,宝贝膨胀起来变得又粗又壮、又长又烫、一颤一抖地抵压在白芳梅肥腻多肉的上。弄得白芳梅春心荡漾,兴又升,在下难耐地转动。

凌峰急喘着气,星目直瞪着白芳梅道:“娘……我……我要……”

白芳梅媚眼流春,玉颊霞烧,媚声道:“宝贝,你要,就进来呀,不过,可要轻轻地,重了娘会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