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娇师娘》

沈家府邸是天津城南不远的一个小小的庄院,庄院的后面是山,面前是河,庄院很大。房子的四周也都种了梅树,每到冬天,千树万树的梅花竞相开放,就好像是一遍花的海洋,这里也就成了那些文人雅士踏雪寻梅的常来之地,加上这里住着漂亮的沈家姐妹,因此,在天津还是有点名气的。

凌峰见沈玉琴说就要到家了就让那个赶车的走了,两姐妹在快到家的时候都有点不想走在前面。站在路边都不走了,凌峰一见两姐妹露出小女儿的模样就知道她们是近乡情怯,不晓得该怎么跟她娘说自己和她们一起回家的事,当下也就站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们。

沈玉琪似乎察觉到了凌峰脸上那不怀好意的笑容,一扭身跑到沈玉琴跟前撅起小嘴儿道∶“你是姐姐是不是?那今天的事就得你和母亲先说了。”

沈玉琴站在那里扭扭捏捏的就是不肯走,凌峰笑着道;“你们既然这样怕羞还是我来说吧”说完就上前去拉门环想要扣门,不想那门却“吱扭”一声开了一道缝,里面黑黑的没有一点光亮,凌峰转过头对沈玉琴姐妹道;“你家里连灯光都没有,我丈母娘肯定是不在家了,你们在这附近有没有什么亲戚?”

沈玉琴一见母亲没有在家就推开们走了进去,她一边走一边说道;“我母亲晚上都不出去的,她怎么会没有在家?不会是病了吧?就算娘亲病了,还有外婆呢?还有英姐、小贞她们呢?”

说着就把灯给点燃了,然后把几个房间都看了一遍,但还是不见她母亲的踪影,而且整个沈家上下十多个人,一个都没见着。就好像一下子失踪了一样。

凌峰眼尖,一见那桌子上有一张纸就对沈玉琴道;“你看桌子上的那张纸写了些什么,也许你母亲去找你们去了,这是留给你们的字条。”

沈玉琴走过去拿出子条看了一眼就失声道;“怎么会这样?我母亲和外婆被人抓走了!我们现在要去救她才行,要不她就要做别人的小娘子了。”

凌峰从她的手里拿过了拿字条,只见那上面写着;“字喻沈家姐妹;因你姐妹滥杀无辜,杀了我儿子,我找了你们几天都没有找到你们,现在我把你母亲、外婆抓走了,你们想救你母亲就来城北巨鲸帮,如果你们不来的话,就由你母亲给我生个儿子,我等你们三天,如果三天之内你们没有到,你们就只能等着做姐姐了,莫谓言之不预也。渤海飞龙张明正留。”

“渤海飞龙张明正?那个巨鲸帮的帮主?”

凌峰道:“你们是怎么惹上他的?从这纸条上看,你是你们怎么把这个张明正的儿子给杀了?你们这祸闯的真不小,我还真佩服你们的勇气,连这样名人的儿子也说杀就杀了。你们都在江湖上走,不会连张明正这个人都不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