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娇师娘》

南宁行宫中,浓郁的脂粉香味,混着低低的娇喘啜泣,充满在行宫里面。

凌峰赤身地躺在自己的大床上,低声喘息,只觉浑身畅快。感觉自己南征这么多天,只有这几天,才能干得这么爽快。

在旁边,一对美人抱在一起,相拥而泣。她们的相貌,极为相似,年纪却似差了十余岁,正是一对母女,凌峰在战场上抓回来的女战俘,阮四娘和胡玉娇。

她们的身上,都未曾着片缕,着雪白的身子,身上还着隐隐的抓痕齿痕,肤色微红,却是激烈的欢好后留下的痕迹。

刚才凌峰在大殿批阅奏章

的时候,因为安南欣茹公主的到来,让他索然无趣,想到抓来的阮四娘母女也有多日,无需再客气什么了。于是想着宠幸这一对被自己俘虏的美女母女花。

按照战时规则,这一对母女明既被自己俘虏,那么做自己的奴隶也是应当的。不过凌峰没有想过把她们看成奴隶,相反的把她们看作是自己的爱妃。对阮四娘母女来说,凌峰的宠幸可以保全她们母女性命,因此不得不如此接受。

阮四娘虽然恨凌峰,可是为了母女的性命,也只得听他安排,含羞忍辱,与女儿一同服侍凌峰。她和女儿的功力早被凌峰封住,无法运用自如,何况她便是反抗,也没有什么用处,只能让自己和女儿受到的淩虐更残酷几倍而已。

可是这并不能说明她甘心受凌峰蹂躏。就算和凌峰在一起确实很疯狂激烈,兴奋的快感足以将她淹没,可是她却不愿女儿和自己分享雨露,抬起头来,一边拥抱抚慰着女儿的身子,一边痛斥道“你这狗皇帝,伤风败德,如何敢逼奸我们母女两个!”

凌峰躺在她们身边,一边伸手摸着她们的玉肌,一边懒洋洋地道“这是什么话,你们安南军,路过一地,奸掠一地,这种事,做得只会比朕过份吧?朕作为大明皇帝,宠幸你们,甚至要将你们纳为妃子,有何对不起你们的地方?”

阮四娘怒道“纵然真是如此,你同时霸占我们母女二人,人伦何在?”

听着她义正辞言的痛斥,凌峰也开始正经起来,盘腿坐在床上,伸手从她怀中抱过胡玉娇,搂在自己怀里,在少女柔滑苗条的娇躯上抚摸着,一边正色道“朕是天子,你们难道不知道朕的要求就是天道吗?”

阮四娘咬牙道“胡说!人伦道德,天下皆然,正所谓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难道不知道?”

凌峰摇头道“朕看你朕是糊涂了,天子有犯法的吗?朕说的每一句都是法律。”他喘了口气,手指轻拈垂首低泣的胡玉娇的香,道“你们都是朕喜欢的,这难道也有错吗?”

阮四娘掩面怒道“难道你就这样胡来,就没有人管吗?”

凌峰摇头道“看来你还是不明白,朕真是不明白,朕就没有值得你们喜欢的地方吗?”他叹了口气,手指缓缓进入少女狭窄湿润的&am;&am;,继续和她美艳的母亲讨论道“朕可是一片真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