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娇师娘》

阮四娘羞愤难堪之际,凌峰却是长剑连挥,剑身自她两条间劈下,将她长裤从中斩裂,喝道“贼婆娘,还不投降,朕饶你不死!”

这一下,阮四娘没有了长裤束缚,跳起来,发足飞奔。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逃。一定要逃离这个男人,因为她感受到他身上发出的危险信息。

可是凌峰哪肯让她逃走,收剑入鞘,大步追上去,一把揪住她的玉臂,喝道“想逃,你给朕回来!”

阮四娘回转娇躯,狠狠一拳,迎面砸来。或许凌峰太过自信,又太过大意。一时不防,被阮四娘一拳重重砸在眼圈上,“啊”的大叫一声,仰天倒下。

阮四娘看凌峰倒下,心中大喜,抬起玉足,正要一脚跺在他的,彻底解决他的战斗力。这是女人本能的反应,因为她觉得男人对女人威胁最大“武器”莫过于此。

凌峰何许人也,刚才一个大西意吃了一记闷拳,他又如何再吃第二次亏。当即伸手一挡,抄住阮四娘的脚踝,只觉触手光滑,眼向上看,但见美腿修长,雪白展现在自己面前,不由心头狂荡,用力一拉,将阮四娘整个人拉倒,扑地压在他的身上。

阮四娘失了平衡,却不心慌,在空中便已挥拳,直向凌峰咽喉砸去。凌峰刚才挨了一拳,再不肯吃亏,挥手握住她的手腕,另一手抓住她的衣襟,“嗤”的一声,用力将她被斩破的衣衫撕下来大半。

“啊……”

阮四娘又羞又怒,双手用力抱紧凌峰,与他扭打起来。她走江湖多年,摔跤之术也有一定功底,与凌峰扭打在一起,紧紧抱在一起,手上功夫,颇有章

法。

凌峰被她抱在身上,心浮气燥,忽觉她一双玉掌扼向自己咽,恍然惊觉,用力将她手掌扳开,与她扭打在一起。

凌峰当下与阮四娘抱在一起狠摔,上上下下地翻滚,一时打得难解难分。

二人扭来打去,身上的衣衫却越来越少,凌峰一边打,一边悄悄地把阮四娘的衣服都撕碎了,现在阮四娘身上只有一条雪白抹胸,一件淡粉红亵裤,再加上脚上的鞋袜,其他再无衣物。而他自己,也悄悄地把外衣扔掉,赤露着上身,与阮四娘扭打。感觉着她玉肌雪肤在自己身上磨擦,不由神魂飘荡,虽是凶险狠斗,却也乐在其中。

阮四娘本是一代女将,统领千军万马,如今却半赤着身子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乱打,心中羞愤至极,恨不能将他一口吞下腹中。

扭打到后来,阮四娘终是女流,力气渐渐衰竭,把心一横,张开嘴,便狠狠地来咬凌峰的咽喉。

凌峰吓了一跳,慌忙将她推开,顺手拧住她的手臂,将她整个人按在地上,喝道“贼婆娘,你降是不降?”

阮四娘双臂被扭住,脸贴着地面上散乱的衣衫上,嗅着凌峰扔在地上的外衣那强烈的男子气息,芳心狂荡,蹙起娥眉,怒道“狗皇帝,让我投降你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