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娇师娘》

慧能不是一个好斗的人,也不是一个好胜的人,但是,他自从出道以来,就没有失败过,一直都在接受别人的赞誉和追捧。

少林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弟子,自然也是武林最杰出的年轻高手,更是武林未来的希望。他甚至被推举到与玉月派静瑜仙子一样的高度。面对如此的赞誉,尽管慧能一次次提醒自己这不过是俗世虚名,但是年轻的他,多少还是很享受这种赞誉。

慧能尽管是少林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出家弟子,但他远没有到大师、宗师的境界,更不要说神佛了。慧能只不过是一个被神化了的年轻少林弟子,很多人甚至都忘记,他也是七情六欲的人。

静瑜尚且不能拒绝凌峰的诱惑,慧能又怎么可能在俗世在赞美中超尘脱俗。

更为重要的一点,慧能自出道以来,未尝一败。因此他的字典里容不得失败,因为他早已经习惯了胜利,习惯了别人对他的赞美。

遇强愈强,遇挫不折,骁勇令善战,抵死不屈。

这就是慧能,一个真实的慧能。

所有能够破茧成蝶的年轻高手,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按此来说,慧能距离真正的高手还很远很远,因为他还没有经历真正的失败。

唯有失败,才是成功道路上的垫脚石。

此刻,南宫晴凌长剑挥来,银光飞舞。

可是慧能的反应,并不算快。

这一缕“剑芒”的挥洒,慧能要躲,应该是可以躲开去的。但是他根本没有躲的意思,甚至连动都没动。泰然处之,那种面对泰山崩塌都不变色的镇定,其实是用必死的信念支撑起来。大不了就是一死,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可害怕的。

反击,绝地反击。

挥刀。

全力的挥斩!

“波!”

的一声。

刀劈挡在了那一片剑芒之上。

激荡而出的是一片金光,金色的光芒映在慧能的英俊帅气的脸上,变作一种极其凄厉的形象。

冷酷。

甚至带着一丝的残酷。

慧能从未如此狠招制敌,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对手,绝不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这般简单,她绝对是一个不可小视的对手。

其实能进入决赛,早已经说明了南宫晴的不简单。从南宫芸与凌峰的表现,所有的人都对南宫世家刮目相看。所有小视对手的人,最终都只能咽下自己种下的苦果。

慧能低叱一声,长刀破开剑网的同时,又幻化出满天刀光向对方劈去。

南宫晴眼前尽是银芒,一束束劲锐的气流,在空中互相激撞,带起一阵阵的狂台,吹得南宫晴全身衣衫向後飘飞,猎猎作响。

满天刀光影,倏地化作一道极光,当空刺来,刀未至,一股惊人的压力当胸袭来,南宫晴此时若只谋求躲避,必然会在长刀追击下避无可避受伤,乃至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