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娇师娘》

月光如水,夜就这样静静的流淌着……

凌峰与罗玉清一场激战之后,泡了一个温泉澡,全身有着说不出的舒服,在他漫步路过静瑜房间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血液翻腾了起来。

这种自然而然的心动,让他忍不住遐想。

或许静瑜还没睡吧,自己是不是应该去安慰一下她?即使不做双修,谈一下心也可以吧。鉴于静瑜仙子的超然身份,所以尽管她已经是自己的妻子,凌峰对她还是充满了敬意。

凌峰伸手握上门环,轻轻一旋,静瑜仙子房门竟没有关上,应手而开。

凌峰反吓了一跳。他本以为今静瑜定会关上门栓,那时他只好去其他娘子的房间度过春宵,岂知竟轻易把这房门推开。

既来之则安之,凌峰推开门之后,蹑手蹑足溜了进去,把门掩上。

床上帏帐低垂,隐见静瑜盘膝端坐的身形。

凌峰心怀惴惴,战战兢兢走了过去,揭开帐角,偷看进去。

一看下,凌峰心神剧震,差点跪了下来,为能目睹这样的美丽景像感谢天恩。

静瑜脱掉了外衣,身上穿的只是紧里娇躯的单薄,虽没有露出扃臂等部分,可是那曼妙至惊心动、锤天地灵秀的线条,却能教任何人看待目定口呆。

尽管凌峰已经不止一次的见过静瑜仙子的美妙身躯,但是这种朦胧状态下的美景,还是让他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一种只要是男人都无法抵挡的震撼。

静瑜仙子无领的襟口开在胸颈间,把她修美雪白的粉颈和部分特别嫩滑的丰挺胸肌,呈现在凌峰的眼睛下。

可是不知为何,凌峰竟然丝毫没升起色之念。

秀目紧闭的静瑜仙子宝相庄严,俏脸闪动着神圣的光辉,进入了至静至极的禅境道界,没行半分尘俗之气。

她的静修,玉月派的女人,方佛天生就带着圣洁的光辉!

这是一种连凌峰这种超级大色狼亦不能遐想邪思。

凌峰只感到一种难以形容的至美感觉,将世上一切杂念抛之脑后,他两手按在床沿,脑袋伸进了帐内,仰望着圣洁若观音大士的静瑜仙子。

越是如此仔细的端看,凌峰越是感动,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毫无杂念的去看一个女人,他也很久没有这样认真的欣赏一个女人除了美色、相貌之外的东西,除开欲之贪,其实女人身上还有太多让人感动和震撼的,于是一串莫名的感动热泪由凌峰眼角泻下来。

也不知跪了多久。

静瑜仙子秀长的睫毛一阵抖动,然后张开美眸,射出精湛的彩芒,深注凌峰挂见泪渍的脸上。

凌峰一生人从未试过像适才那种被震撼得难以自已的情绪,刻下仍未回复过来,口唇颤动得说不出半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