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娇师娘》

凌峰心里忐忑不安,是因为他看不到天下第一美女内心是如何的想。

又因为静瑜仙子的身份,她的超几脱俗,让他心情烦扰,万千意念一闪而过却不知如何化解眼前无比的难堪。

静瑜仙子在何玉活帮助下抽身而去,柔腻的摩擦同样激发了凌峰心中滔天的情”激起了他异变心灵盘旋的狂野与豪情。

畏首畏尾非大丈夫所为!不就是天下第一美女吗?难道玉月派的女人就不是女人吗?既然是女人,那么作为一个男人丢爱一个女人,有错吗?更何况自己对她是完全的爱。爱一个人有罪吗?自已所做又不是天塌地陷,何须像个缩头鸟龟般躲躲藏藏?只要以后自己用尽全力给予她幸桶不就可以了!如果她不能谅解自己,那就是被她杀了,那也无悔无憾。

是男人,做了,就应该勇干面对。

念及此处的凌峰明如寒星的双眼突然张开,两道隐透金光的坚定目光好似利剑般刺破了虚无的天幕,为这妖魔乱舞的天地带来了无比强大的震撼!

神奇的金光一闪而逝,凌峰的双眼再次回复了清明与柔和,他横躺的身形一展,悠然立起了上身。

“啊!”

正在歇息低语说着心事儿的何玉洁和静瑜仙子被凌峰的“突然”醒转所惊吓,俩女虽与凌峰已有亲密至极的合体之缘,但出干女干天性的矜持立刻手忙脚乱的拉扯起被褥来。

那一刻的柔情,看起来是那样的迷人,娇羞所展现出来的美态,简直就像无可挑剔的任女图一样,完美无缺。

凌峰深情的目光扫过慌乱的何玉活,随即转向了玉首低垂的静瑜仙子,发自心底的愧疚令他双眸透现无尽的怜惜待得二女掩藏之后,凌峰方自以坚定的眼神将二女笼罩,郑重的神色让二女微一错愣忘记了慌乱与惊羞,呆呆凝视着自已。

“玉洁,你信我吗?凌峰神色平静的超出了二女的顾想,柔和的语调隐现铿锵的语气问道。

“信!何玉浩只觉凌峰坚定的目光好似狂凤般在心房刮过,灵秀美少女心有灵犀般感应到了凌峰的真诚与深情。对干凌峰,她在昨晚向他托什了自己的一切,因此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全部。

“谢谢!何玉活无条件的信任令凌峰清澈的双眸悄然弥漫了一层水雾,他随即强振心神保持了面容的平静。

“其实我是逍遥派的弟于,我一直在修炼一种奇异功法,逍遥御女双修。今日与你欢好之时无意间功力大增,但也走火如魔迷失了理智,为了不伤害到你我只有离开,不成想刚一打门,就……”

这不是理由,也不是借口,他在坦缄的说出事实。

凌峰话语微顿,转首对静瑜语带愧疚道“静妹,对不起!我伤着你了!

静瑜和何玉洁二女闻听凌峰之言,先是震惊,随即又惊叹。逍遥派弟子,其实这并不是什么洪水猛兽,更不是邪派。凌峰的坦白,让她们倍感亲切。她们芳心不由随之细细回想,片刻后不约而同的点头认可了凌峰的解释,因为当时她们所见与所听的事实正是如此!由此在静瑜仙子心里,听到凌峰呼唤自己做静妹的一瞬问,芳心狂跳,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