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娇师娘》

片寻不到,凌峰不忍心地对上官依依说道“依依,我们今天先回去,明天一早再下来继续找。”

上官依依虽然我冰香蔓玉心切,但也知道此时不能再勉强呆下去了,于是点了点头。

就在他们爬回树顶,想攀丝索而上之时,突然半空中传来一阵雕鸣之声,凌峰和上官依依惊异地拾头望去,只见空中一个黑点正朝凌峰们这里快速接近,黑点越变越大,也越来越清晰,当他们看清时,不由倒抽一口惊气,这黑点原来是一头雄俊的大雕,雕背上却坐着一个面目丑恶的老昔!

凌峰是第二次到这种情形了,只是这一次的感觉和上一次见静瑜仙子骑鹤时有天壤之别,心里说不出的怪异和不安。上官依依也和凌峰有同样感受,不由紧紧擦住了凌峰的手。

大雕终于停在了凌峰和上官依依面前的树悄上,盯着他们“慎“的一声大叫,道袍老者身形一闪,不见他有何动作,凌峰和上官依依只觉眼前一花“道袍老者便从雕背上来到了在他们面前好高明的轻功!

只见他身形微胖,面目坳黑海,长着一对不怀好意的三角眼,额下一缕黑须,背插一柄拂尘,整个一种说不出的难看。他用狐疑的眼晴打重了凌峰和上官依依一阵,又色迷迷地盯着上官依依的绝世姿容看了好一会,最后看了看从崖顶垂下的丝索,不容气地问道“两个小娃儿,你们是什么人,又在此做什么?”

凌峰见道袍老者口气不善,武功又高得出奇,不知他有什么企图,便抢先回答到“糊门是杭洲千草室药房伙计,今天在此只是采药而已,不知老前辈有何指教。”

此时凌峰和上宫依依一身登山服,又为找冰香蔓玉弄得蓬头垢面,从外表看确实像一般的采药人。

道袍老看却不相信,鼻中哼了一声道“两个小娃儿不用瞒我了,你们两个一身武功,一定不是寻常的人,见了老夫坐雕而来,居然如此沉得住气,会是一般采药的伙计?当老夫这么好骗吗?你们在此的目的不说老天也知道,是为了找稀世奇珍吧?”

凌峰和上官依依大吃一惊,对望一眼,没想到这道袍老者眼光如此厉害,而且所他的口气,好象还知道冰香蔓玉的事,这道袍老者来历不明,武功又如此之高,又不知道他对自已安的什么心,这下事情就有些麻烦了。

凌峰看这老者不会是南宫世家的朋友,而且也末见过,如果说出真实姓名,估计免不了一场大战。还是隐瞒的好,因此便对道袍老者棋手说道“老前辈既然也是武林中人,法眼如炬,晚辈不敢隐瞒。在下是杭洲柳家公干柳雄飞,这位是我的娘子紫霞,不知老前辈尊姓大名?”

道袍老者怪笑道“原来是名门之后,告诉你们也不妨,老夫便是霹雷堂掌门之弟徐宗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