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娇师娘》

静瑜如此年轻就已经达到了宗师级的修为,又怎能不让凌峰震惊,而凌峰的修为也不过与刚刚达到大师级,虽然内劲已经是宗师级,可是毕竟自己就像拥有一个巨大宝藏的儿童,根本不知道拿这宝藏如何的使用,只是空有而已。静瑜就不一样,她已经完全的融会贯通。

面对着这如仙如圣、超凡脱俗的美人,凌峰却完全没法把握她的功候深浅,至乎她真正的性情或弱点,因而无从拟定策略。

静瑜亦在全神打量凌峰。

即使在这两强争锋的时刻,她的心情仍是通透空灵。

可以这样说,除了之前见过的少林慧能之外,之前从没有年青男子能在她心中留下半点印象。但眼前凌峰有种难以形容的气质,使她生出怜惜和亲近的心。或许这就是她要跟凌峰切磋的原因。

而凌峰的武功亦比她想象中向高出很多,是她自出道以来,罕曾得遇的敌手。她曾经一夜之间荡平五虎寨,诛杀行恶江南的太湖五虎王,也曾经一剑击杀魔教青龙长老,更甚者她曾经以一人之力独闯少林十八罗汉阵,最后与号称天下武林未来旗手的少林慧能决战嵩山之巅,据传,那一战双方打了三天三夜,难解难分,最终的结果也不得而知。但是能一人独闯少林十八罗汉阵,这足以载入武林史册,自达摩以来,在千年武林史这是有记载中的武林第三人。

静瑜,绝对就是新武林的一个高度,一座里程式的高峰。

凌峰知道当她的玉月剑出鞘时,一切心障便会随之烟消云散,不留半点痕迹。

“锵”,一股逼人的剑气如冲天红日一样直逼凌峰而来!

玉月剑出鞘。

一股无坚不摧的剑气,从剑锋吐出,刺破空气,向凌峰攻来。

凌峰右手挥动长剑,直点她身前,画了一个完美无缺的小圆圈。

“蓬”!

两剑交击,凌峰剧震一下,往后退了小半步。

静瑜则仍是举止雍容,体态娴雅。

尽管是两剑相击的时候,她仍是给人一种似若隐身在浓郁芳香的兰丛,徘徊在深山幽谷的超然感觉。

凌峰想不到她的剑气厉害至可随意隔空攻敌的地步,心下一惊。

惊魂只是一瞬,凌峰就强压自己的心神镇定下来。高手对决,容不得半点杂念。

高手对决,往往就是一瞬间就能决定胜败。

静瑜一瞬不瞬的盯紧凌峰,柔声道“静瑜手中剑名‘玉月’,专求以心御剑,凌兄小心了!”

凌峰微微一笑道“仙子请赐教!”

当今武林最年轻有为的两大高手,终于到了以真材实学互见真章的时刻。

朝阳尚未升起,这一刻是处于黎明前的黑夜,有人说这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候,也是光明的前奏。